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研 究 > > 正文

在历史与时潮中:陕西诗歌六十年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7-02-27 15:08 作者:宋宁刚 沈奇
在历史与时潮中:陕西诗歌六十年 ——从《陕西文学六十年(1954—2014)作品选·诗歌卷》看当代陕西诗歌发展 一 作为中国当代诗歌的一方重镇,陕西诗歌的发展历程和创作成就,多年来一直缺少历史性的梳理和集约型的展现。尤其出自本土的、具有代表性和文献价值的全景式选本,一再付之阙如。 2008年前后,适逢改革开放三十年,新中国成立六十年,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区都编辑出版了大型诗选,其中,仅《山东三十年诗选》就出了皇皇五卷 ,甚至一个厦门市也出版了《百年厦门新诗选》。在陕西,作为民间的选本《你见过大海——当代陕西先锋诗选·1978—2008》,一年后才出版问世。 可见,在被称为文学大省的陕西,在首先由诗歌精神所构筑起来的汉唐气象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华彩段落的地理性象征——长安(西安),当代诗歌的生存与发展,是何等艰难。也因此,回顾陕西诗歌过去六十年的发展,就不由得让人一阵唏嘘。 终于,一个迟到的机缘来到了。在新中国成立六十五周年的2014年,陕西省作家协会也迎来了她的成立六十周年纪念。作为此一历史性纪念活动的依凭,也作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分体裁进行编选的十二卷大型文学作品与文学理论与批评选集隆重问世。无疑,这既是对当代陕西文学的一个重要回顾,也是一个检视、反思与展望的绝好契机。 这一大型文学作品选的诗歌卷——《陕西文学六十年(1954-2014)作品选·诗歌卷》(以下简称《诗歌卷》),分上下两卷集成,总计约700页,2万余行。由陕西本土的两位承前启后的代表诗人沈奇和阎安,联手主持编选,历时半年,忝列其选。 根据编者,这部诗选基本编选理念为:兼容并包,全面呈现;梳理历史谱系,凸显地缘诗学。 诗选入选诗人诗作基本条件为:在1954—2014六十年间,本省籍、或外省籍而主要在陕西从事诗歌创作与活动的各个时期的代表诗人,包括非作家协会的代表诗人;在1954—2014六十年间,以其诗歌创作成就(包括诗歌文化学意义层面之成就和诗歌美学意义层面之成就),在陕西、进而全国、乃至海外形成阶段性影响,或具有持久的历史性影响的、重要而优秀的诗人; 诗选入选诗歌作品基本条件为:在1954—2014六十年间,在本省、及全国、及海内外各类报刊及出版社发表或出版的个人代表作品,包括在地方民间诗报、诗刊发表或自行印制的诗集之代表作品;在1954—2014六十年间,于现实主义、现代主义、浪漫主义、新古典主义等各个创作路向中,或从社会学、历史性看,或从文学性、思想性看,具有鲜明艺术风格和时代精神风貌、或具有实验性与探索性而思想健康的代表作品。 该诗选以1954—2014六十年陕西新诗历史发展基本进程为序,并参照目前学界当代文学史和当代诗歌史分期理念,大体按:1954—1976之“文革”结束之前期阶段(包括当代文学史叙述中的“十七年”[1949—1966])文学及“文革”[1966—1976]时期文学),1977—1986之“新时期诗歌”阶段,1987—1999之“第三代诗歌”和“九十年代诗歌”阶段,2000—2014之“新世纪诗歌”阶段,分四辑编选。 各阶段入选诗人基本依照年龄排序,个别阶段依照此一阶段之代表性诗人的特殊位置稍作调整。入选诗人,原则上每人按照最多6首、一般2首诗作的数量进行编选。入选的诗作原则上以短诗为主,对个别诗人的重要长诗代表作或作少量“节选”,或只在目录中作“存目”处理。基于上述体例与选编标准,最终入选诗人130余人,诗作500余首。 二 谈及陕西诗歌,难以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它在中国当代诗歌版图中的位置。从目前的一些重要选本来看,情形似乎不容乐观,甚至可以说令人深感遗憾。 比如,在由中国当代诗歌的著名研究学者、北京大学谢冕教授任总主编的十卷本《中国新诗总系》中,陕西诗人诗作入选的情况为: “1949—1959年卷”(谢冕主编),共收入近百位诗人的作品及十余首未署名的大跃进“新民歌”,陕西仅有柯仲平《母亲颂》、魏钢焰《战斗的爱歌》、玉杲《方彩英的爱情》(叙事诗)和王老九《歌颂毛主席》、《歌唱三户贫农》4人5首入选; “1959—1969年卷”(洪子诚主编),共收入60位诗人的作品,陕西无一人一首入选; “1969—1979年卷”(程光炜主编),共收入45位诗人的作品,如果不算灰娃(1927年生,女,祖籍陕西临潼,曾在西安读完小学六年,12岁时到延安,在“延安儿童艺术学园”学习。后到解放军“二野”工作。1955年进入北京大学俄文系学习,1961年被分配到“北京编辑社”做文字翻译,因病提前离休至今。丈夫为当代著名画家张仃。灰娃出生并成长于陕西,但作为诗人,她的创作基本上不在陕西,至多算半个陕西诗人,虽然我们很愿意认其作为陕西诗歌的荣耀)及其入选的12首诗,陕西仍无一人一首入选; “1979—1989年卷”(王光明主编),共收入100位诗人的作品,陕西仅有贾平凹《远行》《一个老女人的故事》1人2首入选; “1989—2000年卷”(张桃洲主编),共收入100位诗人的作品,陕西仅有胡宽《惊厥》《生命里不允许杂质混迹其中》和伊沙《饿死诗人》《车过黄河》《结结巴巴》共2人5首入选。 如此权威而宏大的选本,陕西诗人几乎处于缺席状态,即或考虑上编选者视野与观念局限之因素,陕西诗歌也不应低微到如此地步。 世纪之交,由姜耕玉编选、在诗学界也颇有影响的五卷本《20世纪汉语诗选》,其中第三至五卷为1950年后的当代诗歌部分,其卷三(1950至1976)收入96位诗人作品,陕西无一人入选;卷四(1977至1999·上)收入86位诗人作品,陕西仅雷抒雁一人入选;卷五(1977至1999·下)收入127位诗人作品,陕西仅梅绍静《唢呐声声》《日子是什么》《她就是那个梅》、岛子《诗集》、贾平凹《我的祖先是从山西大槐树下来的》、秦巴子《在平原上》、耿翔《莫问黄河》《大秦腔》5位诗人8首作品入选。若考虑到雷抒雁、梅绍静和岛子三位实际上只能算“半个”陕西诗人,贾平凹更是以小说家立身入史,如此大型选本,陕西也几乎等于缺席状态。 与姜耕玉的五卷本《20世纪汉语诗选》同时问世、由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编选的三卷本《新中国50年诗选》(其中第三卷为香港及散文诗、叙事诗、讽刺诗、现代格律诗和歌词卷),陕西当代诗歌的“阵容”稍稍有点“眉目”: 第一卷收入206位诗人的作品,陕西仅8位诗人10首作品入选,按编目顺序(姓氏拼音)分别为:岛子《水上芭蕾》、刁永泉《断想》、耿翔《陕北女子》《想起陕北民歌》、胡征《青铜剑》、雷抒雁《小草在歌唱》《铸钟》、李汉荣《李白梦游天河》、刘亚丽《白领丽人》; 第二卷收入230位诗人的作品,陕西仅12位诗人14首作品入选,按编目顺序分别为:毛錡《司马祠漫想》、梅绍静《她就是那个梅》、商子秦《我是狼孩》、沈奇《沈园》、王德芳《真理的回答》、王老九《除了肚里大疙瘩》、渭水《安塞腰鼓》《大难之后:中国的沉思》、魏钢焰《你浪花里最清的一滴》、闻频《高原,高原》、杨争光《大西北》、朱文杰《魏延反骨考》、子页《古城》《水的命题》。 以上两卷436位诗人近700首(包括组诗)作品,陕西仅有20位诗人24首作品入选,入选率不足该选本的百分之五,而这,已是各类编选中最好的“份额”了。 由高建群、石堡、杨军宪、韩万胜于199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