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研 究 > > 正文

“把心写满落花的凄美”——读王以树诗人的诗(序)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6-09-19 23:52 作者:李天靖


王以树 著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装帧设计:姚红  策划出版:诗·尚文化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宿迁的苏参还不时逸出诗的清芬。
    诗人王以树先生不但谦逊,而且是一位多产的诗人。他的诗歌体现着巨大的精神能量,使我迷醉,思绪横飞。在《水墨苏参:项羽和虞姬的故事》这本诗集里,《项羽给爱姬的十二封信》是个亮点,令人灼目!同是宿迁故乡之人,抑或系项羽身后托梦于诗人,带着这个悬念,我一行行读来……
    第一封写项羽“呆坐在你门前的台阶上”,“望眼欲穿/你还能舞动身姿/在清辉下,再现/熟悉又陌生的水袖”,直接写他渴望与虞姬重逢。一切仿佛在梦中,诗中以听觉“珠链风动”,写恍若虞姬从梦中惊醒而来,以视觉“夜空闪烁的星光”写来;又以“我的心事/带进你甜蜜的梦乡”,“一遍遍临摹你闪动的眼眸”等心理描写,祈望于清晨相见,看虞姬“幸福地笑”。第二封写“在你看不见的门口徘徊”一种失落而惊恐的心情,“哪还有勇气/去掀开你的门帘/抓不住熟悉的身影”;以用嗅觉写触觉如风的舞姿,“花开是空/花落亦是空……/你留下了溱香/独舞成风”,“找回被你带走的/爱恋与壮志”,内心的绝望之于希望。第三封是“两小无猜”的回忆。“光影渐次重合/流年的记忆/在唇边缠绵”;从幼时至“光鲜的少年……你(虞姬)仿佛一支娇艳的花朵/驿动从容,静等绽放”。以及我的追求,你的“回眸”;我的举鼎“力拔山兮”,你倾心的爱慕。情景交融的“那一瞬,掩面桃红/醉了山花,芬芳了心事”,从此“我把浪漫化作激情/燃烧成一个又一个神话”。《史记》记载中仅“籍长八尺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一句耳。可见诗人过人的想象力。第四封写与虞姬的生离死别。于叙述中将虞姬的自刎轻轻略去;直接描写项王之所见“你的眼睛缓缓合上,安详、从容/大帐里依稀回荡着你浅浅的笑”;“再也捕捉不到那/翩然的舞姿,但依然颤动大地”;又以间接的描写凸现虞姬舞姿无与伦比的美。继而以两个反问责备一缕秋风的无情,责备虞姬竟舍我而去。最后极写“没有吾爱”、英雄末路的悲痛和忧伤,万念俱灰,无颜再见江东父老,于乌江自刎。读来令人扼腕……第五封写梦故里。俱往矣,“金戈铁马/终于把迷途送到眼前”,回到初心,“随风舞动的叶子/在谁的眉宇前飘落”,一切如梦“过往点滴聚成弦/轻轻弹起花开花落”。做一个农夫、一个聆听者。此信亦虚亦实,更多洋溢的是梦幻般的美。第六封定都,定国。又是一个梦幻的现实,写“想在骆马湖畔安一个家”,“散落在青山怀抱的/浪漫的花朵/一如你落入我怀里的舞姿”;写楚街与虞姬的新婚燕尔,“携着你的灿然”“你素颜清欢”“寻找梦里遗失的江南/还有那巧笑倩兮的你”,对往昔、曾经的事物的回忆与追寻……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第七封,项羽本纪。写与虞姬绝世的爱情传奇,系项羽和虞姬爱情的特镜。先写项王壮志未酬,英雄爱名马也爱美人,于生离死别中,仍寄予一种希冀:“梦的盛世,莫过于/那女子绝世的舞姿……/它在号角声里/演绎着分离而不是诀别”,对虞姬的一往深情。《楚汉春秋》载美人和歌,歌词云:“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第八封写梧桐巷。项羽就出生在骆马湖东南七八公里处的宿城梧桐巷,这封信写了项羽对少年时代与虞姬相爱的温馨的回忆,以及少年的凌云壮志的叙写,虞姬陪伴在他左右,为他付出的一切:“你轻灵的声音/为我游说/为我取舍/为我看尽人心叵测/为我把世间间的绝美锻造成/剑气倩舞”;之后又跳跃式再写了垓下兵败时虞姬之死前的无尽的哀叹:“再也见不到梧桐巷了/再没了双柳飘扬/再没了槐花郁香/我们相遇的巷口/再也回不去了”,仿佛一次诀别时的对话,一系列排比的修辞加强了情感的宣泄,读来感人之深。第九封写念家。项王念念于兹,写虞姬的舞姿、裙裾之美;少年时一起听雨——那个梦里栖息的地方,然佳人不再,家在何方——“如今/已变成惨淡落魄的天涯浪子……唯有悲怨”,却又不甘,“让马蹄飞扬/去寻找梦里的青瓦白墙”,空灵而穿越,写尽英雄项王的一腔柔情与哀伤。第十封写七夕。情人节,却劈头一句“十面埋伏/你想要为我协下包袱/决然舞剑归去”,面对无尽的悲恸,“这个注定腾挪给思念的晚上/鹊桥相会的牛郎织女在笑/我却无法与你靠近”,以牛郎织女之乐反衬他们的悲情;却心犹不甘,“让我悠然坐在星河水湄中央/勾勒淡淡的心花……/一如你剑尖的花/而不是一滴红”。表现了项王的一往情深。
    第十一、十二封,写大楚帝国、少年天子,已是尾声。
    《史记》载:“项王军壁垓下,兵少食尽,汉军及诸侯兵围之数重。夜闻汉军四面皆楚歌,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忼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姬虞姬奈若何!’”
    诗人王以树以丰富的想象力和才情,用抒情式的叙事风格,将短短的文字演绎成十二封书信,而独具艺术特色的诗剧故事,极为动人地表现项王与虞姬悱恻凄美的爱情传奇;或是诗人对项羽与虞姬爱的深切的一种“移情别恋”,作为他者的一种言说;或曰诗人成了叙述的双重角色。
    在《水韵国参:洪泽湖湿地印象》诗集中,让人感受到诗人王以树内心的律动和隐秘的心绪。《洪泽湖湿地十二印象》尤为经典,他在“芦苇荡影”中写“有时候,芦苇是过于柔软的事物/仿佛心底升起淡淡的炊烟”,这是诗人独特的发现与感受;“荷叶莲莲”里“那些神秘的梦话仿佛神秘失踪的莲花/没有人知道它们最终以什么样的形象刺穿记忆的中心”,叙述诗人无法言说之言说的孤独;“千帆远影”,“仿佛一千个你,/在眼前环绕”,“你”又是何人?“白鹭纷飞”中“一只白鹭离开群体……仿佛滩涂的内心里飞出的一串密语”,诗人在忍不住内心的寂寞时,于“群鸟乐园”,会“投身一跳。/把我混入成千上万的飞鸟之中,与之快乐,与之纵情欢唱。”“万鱼戏水”“湖畔森林”“丹顶鹤说”等,或表现诗人面对生活的哲思,或勘破本自己内心的秘密,或成为它者的“另一种飞翔”赐予心灵的福祉。均系融情于景,又极为细腻丰富的内心独白。
    诗集《梦之神话:梨园湾,梨花醉》,是“梨花湾”的一些散文诗的集锦。《落花满径》,以拟人的修辞将梨花湾水的清澈、梨树的青翠,喻为一水乡的女子,她惊人的美,令人心旌恍惚——如“跌入清甜的香里。跌入梨花的万丈莹白”,令人销魂。《梨源之魂》写诗人的一次邂逅,永远记得“那件淡蓝的裙,和着裙的小姑浪”,“仿佛是一朵雪白的梨花……开成一场旷世的情深似海”,诗人的心灵化作“一园雪白,你已为我绽开万重月华”。《守望如歌》,以对一滴露水的珍视为喻,表现一次倾心重逢的心路历程:思念如不竭的潮汐;错过许多次花开”,以至诗人“伸展我如莲般夜间绽放的花瓣,直至你的身旁,/潺潺流淌着/朦胧的山色、远水”。令人遐想……
    诗集《好梦缘:三月的骆马湖》系《十二封信》的续篇。项王写下的情书,是对“好梦缘”的希冀,“你(虞姬)轻轻地一碰,我就闻到了花香”,然而,相见时难别亦难,“面对烦烦扰扰的风尘世故,才知,一遍遍更改了和你相见的日期,搁浅了我的思念”。诗人还写了“单纯的故事”“你走过的园子”“品读尘世”“三月的骆马湖”一系列诗作,读来充满了柔情的祈望,那种“把心写满落花的凄美”,令人伤神而萦绕不去,却又散发着语言的芬芳与梦幻之美……
    诗人王以树先生是一位赤子诗人,是一位坚守纯正艺术理想的诗人——他保持着创作的活力、自由和抒情的有效性,他用独特、细腻、诚朴、富有感染力的语言表达着他对生命、对家乡及其历史文化的热爱与眷恋。最后,我想对诗人说:前行,不要停下,这些诗歌会超越时间。
 
    李天靖
    于华师大,2016年9月16日



 
    李天靖,诗人、诗评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华东师范大学某杂志编审、上海作协《上海诗人》首席编辑 。诗歌获《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文艺报》《写作》《芒种》《文学报》等多项诗歌奖。诗歌入选《朦胧诗二十五年》《中国<星星>五十年选》《风吹无疆——〈绿风〉10年精品选》《中国2008年度诗歌精选》至《花城年选系列2013年诗歌年选》、2015年《中国现代诗精选》、2016年《21世纪世界华人诗歌精选》等。出版诗集《等待之虚》《李天靖短诗选——中英对照》《秘密》《你成为你诗歌的猎物》等,及《森林中的一棵树——李天靖随笔、访谈、评论集》与随笔集《七月,我们看海去》。主编(合作)《海上诗坛60家》《上海诗人30家》;主编(合作)编著《一千只膜拜的蝴蝶》《波涛下的花园——中外现代诗技法鉴赏》《与光一起生活——中外现代诗结构、意象》《中国现代禅诗精选》《镜中之花——中外现代禅诗精选》《中外现代诗修辞艺术》《渴望的杯子:中外现代诗品鉴》《有意味的形式——中外现代诗精选》等多部。诗歌等文学评论发表于《诗刊》《文学报》《文汇报》《上海文化》《上海文学》《诗歌月刊》《诗潮》《中国诗人》《上海诗人》《绿风》《浙江作家》等,及“诗歌报”“诗生活”等网站。应邀参加“声带上的中国”第四届珠江国际诗歌节、第三届中华世纪坛“诗意中国”中秋国际诗会、第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第二届“美丽岛”中国桂冠诗歌奖评委会评委、第五届中华世纪坛“诗意中国”中秋国际诗会作品评委会评委。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李天靖:"中国的中国诗人"郑愁予诗歌品鉴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