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歌 选 > > 正文

梁兆强诗歌选读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9-26 18:24 作者:梁兆强

剧 本
 
在古老城市的肠道穿梭
梦想和现实分别装进往返的列车
转站途中的柔和佛光,丝毫没有
拉扯住人头涌动的速度,只是淹没其中
流浪汉恰好做了日光灯丛的点缀
选择羞耻和昂首
只不过凸现一部电影的剪辑高明
枝叶不再呼吸的时候
最后呆着的地方,终归是
曾经嫌弃过的黄土
 
 
时间谈
 
听窗外风吹的雨声,恍然间
我与你,我一直未敢相认的孪生兄弟
在报废的日历堆里,相互凝视
在你的眼睛里翻阅,一沓沓日历
撕下的部分,已然静静地躺进功名利禄的箱子
在那旁边,看到一条年轻的高速公路
岔路口的指示牌上的地名格外醒目
“火葬场”、“婴儿房”
现在我想我所见到的
乃至于我所听到过的
不久以后,都将成为你的回忆
 
 
回头在黄昏
 
在苏醒的大地脸上
金色的沙漠缓缓地前进
辽阔而雄壮的草原
挂满阳光,耀眼朴实
驼铃,在卜算中铮铮作响
白杨,在质疑中簌簌低吟
上了年纪的风,在脚印的深浅里
悄悄地鼓励着被掩盖的翅膀
未曾低头,就矗在那里
在日落的火焰里
心是那么勇敢而坚毅
回头微笑的时候
像极了天边的彩虹
 
 
饥 饿
 
饥饿是在溃败之前
一场短暂的修行
人生是在棺椁之前
一场短暂的修行
在时间之后,将要留下的
瘦弱的文字,光缕钩织的回忆
面对着升级、进化的空间
它在低声吟泣
就像城楼上围着栅栏的
古钟
 
 
终归,结束只有一秒的动作
 
这么些年,下过的雨
都漂浮在我的躯壳,成为血肉
牢笼,就是使用中变得弯腰
无数次的亲吻以及摩擦
留下被滤镜整合的照片
黑白,也只有神经轻抚的记忆
一次次的接受,祭祀
低沉的吟泣,颤抖在雨水行走过的地方
睁眼的动作,成为最后一次
开始以至于结束
只是学会停留
止步,用时一秒的动作
没有回头
 
 
此后你仍然婆娑而坐,风幡皆动
 
叫卖声折断肝肠,风磨过肩的峰头
时间没有放过光滑的永恒
雕刻血肉,打磨棱角
 
车膛以及口器的迸发,刺痛着耳洞的狭小
你上下扭动,挣脱这今夜必须接受的礼物
你跨过一千只脚一千只眼,欲言又止
 
苦阅书籍,也未能寻到证据
关于赞美以及痛斥的任何词语
幻想与练习明天的生活
或欣喜或沮丧,如是种种
 
此后你仍然婆娑而坐,风幡皆动
夜晚怀抱飘渺,黎明夺取眼眶


拒绝
 
我所拒绝的都是产生于高束的身边
憎恨和惋惜都是你带给我的
是礼物的最后也是婴儿的初生
让我把经验进行传递以及应用
对于此,我开始坚持如何去藏匿
让我完成,对你最后的誓言
雨夜替我倾诉
黑暗替我吟唱
在乌云和桃花林中游走、静坐
所有的契机我都扼杀
相似的祝福,存在即有合适
我有权利为孤独者吟出
执拗的信条和居所
 
 
之后
 
人生的旅程就是不断的在选择
触碰未知,丢掉旧的包裹
是在开始,放弃
是在让无数个黑夜稀释回忆
 
让人熟悉的巷道以及动作
也在慢慢的跳出胸腔
我的脚步,朦胧的标识牌,越发清晰
我将要去的古老沧桑的部落
我唯有不断敲击,才能正确开启
你对我折腾的爱恋
 
 
态度
 
昨夜依旧如此的黑并没有去吃掉什么
朋友说你说了一句梦话很真切,好像是诗
 
星辰太过于繁华,以至于
我从未到过正确的入口
 
看到的只是生灵在伪装欢乐,紫色的泡沫里起舞
未断的互不相干的联系
在找寻的途中,背负着逐渐增加的云朵
 
很多次的前进和后退都是在疯狂
欣赏着一丝不挂,始终并不想恋眷什么
以至于跟随风的狂欢让自己,去哪里?
 
 
夜歌
 
四足汽车所疯狂滋生的时代
在这个以古著名的城市,也未能逃脱
现在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水泥马路上
四条腿的是比两条腿要多出不少的
真不应该有谁是主人谁是仆人,这个念头
参杂着微黄灯光的年轻夫妻带着孩子
还有那应该是他们伙伴的瘦弱摩托车
虽然是一闪而过,但呀呀的吟唱依然清晰
那歌曲正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重生的仪式在折叠的光缕中完成
 
不知道该留些什么
风吻过的红的丝带
木头匣子里,收藏德令哈的雪
应该停止了哭泣,在天桥
被大海拥抱过的梦开始变得透明
依然记得在那个空间
心被虫子逐渐消食,在最豪爽的一次赌斗
痛快输掉,黑色最多的
将要勾画完的笔记本的印记
反复折叠光缕,完成着
只有时间知道的誓言
没有任何晦涩的解释,以及让人脸红的理由
摆脱将皲裂进行疯狂刻画的掌纹
我只想,毫不顾忌的
生长出新鲜的枝叶,在夏天
 


作者简介:
梁兆强,笔名卜易,1997年生,陕西延安人。延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就读于西京学院,有诗歌发表于《延安文学》《华山文学》《新丝路》《阳光报》《文化艺术报》等报刊,曾获第八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十佳诗歌奖,入选多种诗歌选本等。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竹君:新纪元主义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