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文化资讯 > 诗坛动态 > > 正文

《陕西诗歌》陕西90后诗人作品大展选辑Ⅰ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8-21 14:41 作者:一单

《陕西诗歌》陕西90后诗人作品大展选辑Ⅰ

可是我还爱着生活(组诗)

 

 请原谅我偷走了忧伤

 

我已经懒于警告你

这是我第多少次抬不起眼皮

昨夜清洗头疼,如你可爱的谋生

我下葬那些磨人的快乐,把世界变成

大块的灰玻璃,忘记了姐姐流血的

耳朵,和我用毅力和绝望

坐穿的监狱…

 

 

 可是我还爱着生活

 

我在无数个夜晚给你套上塑料袋

我在相似的绝望中向你刺刀

我在一样的春天给你送上不同的玫瑰刺

你披着我的肉身出去避难,让我变成了

真正的活骨尸,一走路整个身子都发出

嘎嘣的赞歌…我没有更多美的

比喻,今夜又可以不用伪装,吓跑一条

野狗。我不需要再和它抢食,打开绝望的

春天。爱上,在倾斜中颤抖的

眼泪。我的希望,还尚且在偷袭

恐惧的时间

 

 

 始 

 

寡淡的事物,以摧枯拉朽之势

削薄我身体内的火车。夜晚的板凳疼一下

窗口就稀释一下,连带几只残废的蝴蝶

绝望用它的四肢探出头,打开

窗外迅速变暗的田野,奔腾的马匹还在

被一个牧人的忧郁,砍伤

 

我在千里之外,座位的硬度如一把刀子

又或是一把镜子。先后触及我的灵魂

照耀我的丑陋。于是我拿起一杯热茶

敷伤口,旧伤未好,又被热茶的滚烫

添新。始于出生终于死亡

被动了多少年了,此刻却让你以死势

口吐红莲,让突破传宗接代

 

  可是那些卑贱的赞美

 

可是我听见那些赞美在哭

女人被夹断的手指是它的伴奏,我听见

生活的影子跟着某一种光明,让你失重于

变形的人世,变成一种罕见的

瞻仰症,你给自己喂食,把脖子拉成

长颈鹿的脖子,并冲破了天外之黑

用断臂,打出欢快的鼓点。哎呦——

这不是疼痛的呐喊,恶人在内心向我们

招手,慈祥在外部向我们招手

我们过去,如迎合分裂的

自身。为它下一场前世恐惧的

词语


 

 借酒而歌

 

黑夜隐没了钟声

在月光的维度

提高孤独的比热容和沸点

腹地处

藏着那枚沉默的舌头

三巡酒过

你便成了一个口吃

 

你背叛黄昏、河流以及

忠贞的爱情

做了最虚无的骑士

你与大地、阴影交换慈悲

却还是寂静最忠实的债权人

 

其实你本来只想

坐在天台抽烟、喝酒、思考人生

但当你抠抠布满信仰的心脏

一扭头

才发现并没有谁拿着火柴

 

 

 抵达

 

并无比一支烟更细的恐惧

也并无遥远的饥饿狼群

山体依然滚烫

芦草在暮秋伤心

 

打马而过的死神才是真的嫡出

它尽可大胆花光所有的钱币

让生命变得更薄

但并无一人能看懂它闪闪发光的手势

 

阴影中的纪念碑

像是被泡在蒸馏水里

同时,在一圈白炽中拥抱匮乏的自己

清晰、沉痛

并且冰凉

 

向下,谁也看不见谁

那条撕咬黑夜的疯狗

开始撕咬花冠和泥土

来回迁徙的云啊

终于疲倦地躺下一动不动

 

然而,跪在面前黑压压的一片

不知从哪儿带来那么多

看不见的哭声


 破门

 

一扇镀金的门

沉醉在自吹自擂的欢呼声中

昏昏欲睡了几百年

 

一群强盗,摧枯拉朽

把蛀虫叮咬的门

踹出了一个洞

 

门里的人四处逃散

好像丢失了灵魂

眼睁睁地看着

一个修行了五千年的道行

在一朝丧尽

 

破门而入的骷髅兵

端着洋枪洋炮

肆意扑杀着猎物

任人宰割的猎物

在恐惧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窥探者的孤独

 

不屑的眼神

窥探着未知的一切

被忽视后落寞的心

独放在城墙外

 

被盯的主角

沉浸在围城里

沾沾自喜

窥探着第三者的孤独

 

 

 灯下的国殇

 

昏睡的灯光

斜照出片扇的黑影

藏匿的不同的角落

细说着每一处的凄凉

 

暗影中封存的魔咒

松了箍

不知在哪个拐角口

孕育出杀机

 

试问笙歌的人

下一次抉择的十字路口

谁在冲锋

 

这些日子离去了彼此的温暖(组诗)

 

 幻想

 

倚在窗前就会思念伊人,夏日黄昏

泛起微微的红,像她的名字也带着红

心灵触动是风吹过的沙,还是雨打过的窗

 

夜幕来临。站在拥挤的天桥

洁白无暇的月光照着城市里来往的倩影

 

 

//  迷恋

 

酷热的季节,呼唤着远方一个叫

——红的姑娘

当年我们的诺言已不复存在

回忆里的笑脸依然灿烂

 

想走进两个人的世界

在这灯火阑珊夜里惦记着过往

解封以前的记忆

 

 

 影子

 

熟悉的影子进入我的梦里

不知道,这是喜还是悲

在我的梦里,只有光明存在

 

风佛过脸颊

暖暖的心,犹如阳光照入潮水

我的世界,她曾经来过

 

 

 远方

 

曾经,在梦里总有身影经过我的窗前

以为那是你,后来时间告诉我

那是回忆

 

在大草原上,喜欢看着你骑着骏马

像女汉子一样疯跑

夕阳与你相伴,微风和你同行

在梦里,草原才是港湾

 

 冬夜

 

满天飞舞的雪花

在灯光里晶莹剔透,照亮心房

 

那雪白的色印入我的眼眸

犹如她悄悄地站在楼下

等着痴情的我推开那扇窗


 分组

 

每一个自我都以另外的形式呈现

道德,金钱划分的人群出现

开始遇见好人和坏人,富人和穷人

归属感不是特别强烈的时候

还会有行政区域,辖地的约束

强有力的符号牢牢地钉在你的身上

混乱的人群中更多的定义降临

公司,小区的十字路口

熟悉的称呼涌进,辨识度逐渐提高

蛛网模型布置下的地球,分组以乘数规模

递进,交叉重叠在同一个层面

繁衍形成个体的分组,在每个人身上停留

社会属性没有脱落的人,分组形式依然存在

偏见和藐视在组群间互相进攻,没有敌我

凝聚力下降到一定的程度,人群涣散

所有的分组都是俗世中的一场争斗

 

 

 红色,在城市变迁史中思索

 

泥土翻滚出来的红色,从早晨延伸到黄昏

一直延伸到夕阳的尽头,信天游唤醒

沉睡在黄土上的丹霞新貌,线条勾勒出古老

垂落在大地上的仁慈,庇护着流淌的河流

从红色到红色,是物质繁殖成精神的象征

是高原上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土地,种上

红色的种子,在红色的教育中成长为意志

并传播到红领巾上,赋予它革命的意义

用这样的方式分享一种虚无,是红色的成长

从保安到志丹,是英烈融入人民的心中

把红色书写在历史的碑石,用绿水青山

描述城市的变迁,以及人民看不见的财产

当汽车和行道树共同行驶的时候

交换物质体的红色成为果实,成熟的样子

就是北方踏入了南方,绿色代替了灰色

降水量线向北迁移的日子随着城市的发展

渐渐逼近,探索从保安到志丹的变迁史

红色由物质到精神,推动着绿色的前进

像革命的年代,扩大到黄土覆盖的地方

是从南泥湾的水稻中提取红色的基因

在劳作中带来力量的无形的意志  


 

 伪万物生

 

无根的花

终生未见凋落

似海族箱的气泡

破灭即是重生

 

虎口夺食的走兽

踏着钢丝

鲜血弥漫的生命

为一口吃食

 

偷生的蝼蚁

阳光、阴雨、乃至空气

何处容得下它

短暂的愚人自乐像是宿命

 

一轮浩阳升起

即有一弯皓月落下

今生何曾会遇见

前世相同的烟花

 

 

 繁花迁徙

 

上次看到你的时侯

芦花始秋 木叶凋落

稚嫩中透漏着坚毅  秋风肆起

白衬衫夹杂着阳光味

以热情覆盖忐忑  只身牧马 快意江湖

背影在故土氤氲之息中模糊

撒下一把向日葵的花籽  朝向了南国花锦

 

榴花照眼 薝匐有香

海风吹起旅人的髻瀑 流年晃眼仍是少年

坚毅中掺杂着沧桑 夏风催着木棉绽放

黑西装和茶水散发着烟火味

用世人所接受的香水彰显快乐

 

笑脸赤地 温柔待客 最后欢声笑语的离别

指尖的星火给予一撮灰尘

候鸟般奔向不重样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陕西诗歌》陕西90后诗人作品大展选辑Ⅰ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