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评家档案 > 霍俊明专栏 > > 正文

在右手和左撇子之间,在个人与时代之间——一份创作谈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5-03-24 10:41 作者:霍俊明
    在多年的诗歌阅读、写作以及评论中,对于激增、裂变、转捩的新世纪诗歌生态而言我并不是所知甚多,而是所知甚少。当你试图在深秋或寒冬越过灰蒙蒙的高速路和城市上空寻找故土的时候,你必须学会在“斩草除根”的现实中承受噬心而残忍的孤独。你起码要在文字中付出代价。诗歌不能阻止坦克的前进,也没有必要阻止坦克的前进。诗歌和评论对于我而言已然是生命的一部分,内心深处嘶嘶作响的小兽时刻提请我真诚和自由的重要性。前不久,北京的一位著名的女性散文家说当下很多批评家都成了文学的慰安妇。这也许并不是完全夸大之辞。自媒体时代的诗歌写作和阅读的难度在我看来变得愈益艰难。交叉小径一样的文学写作图景更近乎没有出路可言的迷宫。也许,从笔尖流淌的必须是内心的甜蜜、忧伤、不解和疑问。这就足够了!当我们都成了故乡和祖国的陌生人,那么就让我们从陌生处出发。重新认识、重新寻找、重新发现、重新命名!我曾一再搪塞自己的“诗人”身份,因为我并不太看重我的诗歌写作;但是当我更为真切地意识到诗歌写作与诗歌批评之间那种“别才”和“别趣”的特殊关系时,我现在更认可诗歌写作对批评的不可替代的推动和“催化剂”作用。我是个左撇子,这正如我的写诗;而我用右手写字(我在上学的第一天就本能地用右手写字,这被严厉的乡村语文女教师“及时”制止),这正如我的批评。就这样,“左撇子”和“右手”是如此意味深长地呈现了我的诗歌写作和诗歌批评之间的特殊关系。我想,从事诗歌批评对于我个人而言既是自觉选择的结果,也无形中有着难以说清的冥冥种的机遇。
    面对互相抚摸、吹捧伪饰、见利忘义、丧失底线甚至充当各种精英面孔和文化意见领袖的诗歌批评,我们应当学会说不。当年的先锋派正在老去,而媒体空间的全面敞开以及加速、加剧的城市化的新世纪对写作、阅读和评论都制造了前所未有的眩晕、假象、幻觉和挑战。我将诗歌评论和写作看作是一种写作和精神的盘诘甚至某种程度上的涉险。这既是语言、修辞又是精神能量上的。我曾呼唤过一种名为“纯棉”的诗歌写作与批评。在我看来“纯棉”的诗歌批评就是首先进行祛除伪饰、肤泛,刮除工业时代的铁锈呈现出一种自然的、有效的、活力的、原创的批评空间。“纯棉”的诗歌批评需要一种深入灵魂、探询历史、叩问现场、磨砺语言、直面生存的勇气和创造诗意自由空间的努力与探寻,进行批评家与诗人、诗歌、时代和历史的直取诗歌核心的“肉贴肉”的对话、摩擦和诘问。“纯棉”的诗歌批评唤醒的是我们已经渐渐荒芜的原初的诗歌记忆和批评话语的良知,这种话语方式与任何宏大话语、集团意识、道德神话、阶级符咒、题材圭臬无关,它所寻求的是一种伟大而持久的求真意志和个人化的历史想像力。“纯棉”的诗歌批评需要维护的就是批评者的独立身份和知识分子立场,然而可悲的是一百年来批评者的身份一直都显得格外可疑。在政治年代,这些面孔充当的是义正严词的旗手和号角;在拨乱反正的年代,这些面孔又扮演着道德审判者和历史的受害者;而在后工业时代,这些面孔又沦落欲望和金钱的风尘,成了官僚诗人、商人诗人的抬轿者和令人肉麻的吹鼓手。
    我相信面对当下窘境和人心渊薮的诗歌批评同时就是在面对并未烟消云散的历史场域。在一个看似没有禁忌的年代我却感到诗歌批评远非轻松自由的一面。在一个全面拆毁记忆和清楚根系的年代,作为批评家不应当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应该是考察者、测量者、介入者甚至行动分子!而在当下满眼的茶馆、餐厅、苍蝇馆、火锅店、酒吧和高档会所中我们是否在那些人头攒动的人群当中发现了那些面红耳赤的诗人?我们是否应该为平庸的内心和诗歌的炫技者泼些冷水?是否应该为不断提速的时代和全球化的白日梦踩下一脚刹车?我们是否应该暂时起身离开卧室去看看这个时代并不乐观的天空和空气?看看脚下正在发抖的土地、正在逆袭的屌丝以及发出嘶嘶叫声的内心的那匹不羁的小红马?
    也许,当你站在雾霾沉沉的大街上的时候,你正处于一个时代的中心。你该知道何去何从。



(作者独家授权诗歌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诗歌网委托常年法律顾问王国元律师受理版权纠纷等事宜)

作者简介:
 
    霍俊明,河北丰润人,诗人、评论家,现任职于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中国现代文学馆首届客座研究员、特约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台湾屏东教育大学国文系客座教授。著有专著《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广西师大出版社,2009)《变动、修辞与想象:当代新诗史写作问题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台湾秀威,2013)《无能的右手》(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新世纪诗歌精神考察》(河北大学出版社,2014)《微观视野下的诗歌空间考察》《中国诗歌通史》等。著有诗集《一个人的和声》等。主编《诗坛的引渡者》《百年新诗大典》《青春诗会三十年诗选》《中国年度诗歌精选》等。论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读者》等转载。曾获“诗探索”理论与批评奖、首届扬子江诗学奖、《南方文坛》年度论文奖、第九届“滇池”文学奖、《星星》年度最佳批评家、《诗选刊》年度诗评家、“后天”双年艺术奖评论奖、首届德令哈海子青年诗歌奖、首届刘章诗歌奖(评论奖)等。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一代人,更是一个人——关于《山东文学》下半月70后诗歌大展”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