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访 谈 > > 正文

“然而,我又是宇宙的游子”——郑愁予诗歌品读会

来源:诗声音 时间:2016-10-09 01:22 作者:李天靖,郑愁予,孙孟




时间:2016年4月22日19:00—21:00
地点:上海季风书园

嘉宾
台湾:郑愁予、颜艾琳
上海:严力、李笠、李天靖、许德民、海岸、小鱼儿、张瑞箫、肖水、石生、张春华、羽菡、千夜

主办:
上海季风书园
协办:
纯真年代书吧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访谈:
 
主持人孙孟晋说:“你说过活过30年就是耻辱。你已活过80了,就应该死了。”
 
郑愁予:如今有使命感,活过30年,开始努力。
 
孙孟晋:你为什么迷恋的是诗歌?
 
(以下为郑,为孙)
 
郑:父亲是一个将军,写过《乡愁》。(我的)强烈的兴趣,一日不写,过不下去。继续写作,给我一个赎罪,活过30年是耻辱,用自述与旁白的方式进入心里的世界。
 
郑:后来我留在美国教书,在美国时间比在台湾的时间长。在圣约翰大学,爱荷华大学对应的“小常春藤”创立汉学学科。30岁以后为国家尽孝。1966年孙中山一百周年纪念,读到很多仁人志士为国家民族写下的绝命诗,我与之相比,活过30年便是耻辱。
 
郑:1948年,16岁。暑假在北大文艺班红楼(五四运动发源地)读书,写作,很努力,交作业,和同学办壁报。一天走过宛平卢沟桥,见一矿工小孩写的一首诗《等我爸爸回来》,我感动得眼睛潮湿。以学校所授的宗教信仰,觉得这首诗有人道主义精神,“上帝在你手上画上十字”,老师也说好,强烈的感受是十字架,它也是矿工挖煤使用的十字镐,有形象感和十字的怜悯。
 
郑:我的第一首诗在“武汉时报”发表,投了两三天就登出来了。后来逃难到湖南中学读书,投了一首《草鞋与筏子》,写抗战的民兵,其中有一句“跨过河流的石头”,写诗就这样开始发表。到了台湾写了《老水手》。
 
孙:在台湾,覃子豪的“蓝星”诗社与纪弦的“现代诗”社的论战,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当时我对艾青的诗歌着迷。
记得诗歌给覃子豪、钟鼎文的“自立晚报”投稿,用青芦的笔名。当时论战,我站在纪弦的立场上,是纪弦的革命性。我现在戴的这个贝雷帽,就是他戴的那种帽子。诗是诗人的宗教,画是画家的宗教。诗是国际性的。法国画家创作自己的文艺复兴主义的画,对人间对文艺的看法如象征主义诗人,特别是诗歌,使画家有改革意识,这是纪弦基本的认识,推动了诗歌的发展。他的意象派+个人,我是之一。
他提出了六个信条,我赞成——他是对的。其一是横的移植,不是纵的继承。当时,我认为不对,还是接纳了。从《诗经》至今,内容没有改变过,譬如爱情;纪弦改革的是形式,“横的移植是西方的灵感。”纪弦说。
 
郑:林恒泰、商禽之后排斥抒情,其主旨是,诗成为艺术是抒情的强烈,诗产生,写在纸上,这是浮在表面,果然如此,抒情是滥情,诗就不长进——再流传下去,留下的不多的东西。我到今天怎么会有这样的形式?屈原故里秭归处,把中华文化和地球比作一个大花瓶,一眼看过去,这不仅仅是创造——“人类是宇宙的花瓶”。我很赞成纪弦所有的长处,可以采纳。
 
孙:洛夫、商禽、瘂弦,对他的评价?
 
郑:我说的是情绪,每个人都是不一样,如现在的观众;写诗的人有的场景,这个人感动另一个人。
 
郑:每个人都了解。在台湾有一个倾向,余光中受受英国浪漫主义影响,商禽、洛夫受五四影响,发现他们都受纪弦的影响;纪弦说我不变,成了一棵歪脖子树——超现实主义。其实,超现实主义是中国式的,是造句派,诗是表达人际关系的,古代的赠诗,从两人之间到家族到民族到人类;变成了诗歌意象的童话。
 
郑:喜欢史前的神话,尊重最尖端的科学,二而为一。不是念中文系得来的,我坚定这个信心,与西方的艺术、诗人切磋,我们的汉字的美不可或缺的一个个符号,仍然是一个国家的灵魂,可以合二为一,成为一首诗的创作背景。
 
郑:《昙花》这首诗,强烈表达了一种无常观,在华人文艺、团体,讲诗、讲自己,看我的作品,50岁才知道;无常观的写作,一种再生的写作:“书斋”生活面对“昙花”夜晚开放,花茎盛放,天亮凋落——我是一个盲人,我看不见它开放……始觉我可以听,听到的昙花,听到没有声音;一个盲者,你不知道的美,只能慢慢感觉。
 
郑:讲《错误》——(被孙孟晋打断了)
 
孙:白话(诗)取代格律,是纪弦提出的。
 
王晓渔:读《错误》有了文学的气氛和受众,它是你的成名作,20岁时写的;戴望舒悔其少作的《雨巷》,做一个诗集,他不收这首诗。
 
郑:谈《错误》,它不只是这一句到那一句的解释。一是先看汉诗的传承,地方上畸形的子杀父亲;好的人际关系,永远用文字、声音完成,这是诗的传达作用。二是战争的作品,西方是纪实性的。中国别裁的是闺怨诗,从战争中来的。父亲当年跟了张自忠,后来他殉国了,母亲不知父亲的下落,无意中说千家诗的《春怨》:“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这就是一首闺怨诗,它只有中国才有的。譬如李白的《春思》:“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还有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男性诗人写女性的心理感受。
 
郑:《错误》这首诗同时采取西方的技巧,场景是三月的江南,我记忆的三月;我是一个说话的人,一个没有说话在窗帷之后,是西方的技巧。“达达的马蹄是美丽错误”有西方的条件,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过客”复杂的心情——戏剧化,是又不是的意境写诗人的心理,有意无意的表达的石板路;闺怨是所有人的最高的情感——激情。
 
郑:“岛屿写作”在金门岛开拍,在美国杀青。《错误》会意错了,毛片是一个妇人大肚子,拿一本书读——成了《错误》。哪里来了个大肚子呢?影片如雾般的诠释,对我的诗,完全不理解它的灵性。诗人是最合情的人,喝酒是性灵的,一日不读杜甫嘴发臭。
 
郑:受娱乐界物质价值的影响,有很多的人“牺牲”。但诗人在这方面是强的。诗人也想做一个歌者——“宇宙的花瓶”,重视灵性。
 
郑:追悼周梦蝶,诗是诗人的生命,他二合一,为理想,留下绝命诗,堪称一绝。周梦蝶投射在台北武昌路人格的高尚,体现在两个人不参加十大诗人诗选,一个是周梦蝶,一个是我。明星咖啡馆我常常去,名字不留在上面。
 
郑:最后,认真地唱自己的一首《偈》:“……宁愿是时间的石人。然而,我又是宇宙的游子,/地球不需留我……” 他声韵之美,明亮,余韵袅袅……
                                               
    
    李天靖整理记录
    2016.4.25


(责任编辑:其飞)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然而,我又是宇宙的游子”——郑愁予诗歌品读会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