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人随笔 > > 正文

亚楠:与冰山对望的诗人

来源:中国作家网 时间:2014-09-27 11:14 作者:黄永健


  2008年8月我参加了第八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特克斯——野山羊多的地方,喀拉峻——黑色的莽原,八卦城——天风鼓荡浩气长空,在伊犁河谷特克 斯县的三天三夜,为美景、诗情、醉意、歌声和情谊所陶醉,归来后情不自禁作长文《北疆三日》,表达一个作者对于新疆风土人情以及新疆大地的无限眷恋,就在 那次笔会上,有幸认识了亚楠——一个北方汉子,温和、热情、豪放,待人细腻、周到。浑身散发着感染力和穿透力的亚楠,与我真是一见如故,其原因后来我才知 道,原来他也是师范院校毕业,且在伊犁第二师范教过书,后来改行从事新闻出版业……一个教过书的人与一个还在教书的人一见如故,也在情理之中。从那以后, 我们又在丹江口全国第十届散文诗笔会于汉江边上畅叙,此情此景后被亚楠点化在散文诗《在江边饮酒》中:
 
  暮色渐临,几个寻梦的诗友,在汉江边的清风里,点燃自己的激情。那一夜,简朴的渔家酒肆,漫溢着浪漫情怀……唐朝的风正向我们涌来。悠悠岁月,有过多少往事,云聚云散,终为虚空?而沉浮的尽头,依旧刀光剑影,歌舞升平。
 
  此外,我们还在北京的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活动、深圳散文诗活动等场合见过面。亚楠足迹随诗心跌宕,屐痕所至,雁过留声,在全国各地发表的大量 的散文诗、诗歌和散文作品得到了读者的广泛认同,2009年获得“纪念中国散文诗90年最佳散文诗作品集奖”,其散文诗也得到了许多文学评论者和散文诗同 道的认同,就我所知,叶延滨、王光明、灵焚、章德益、沈苇、刘亮程、谭五昌、孙晓娅、崔国发、曲近、叶舟等学者、评论家和诗人,都从不同的角度,对亚楠的 散文诗进行过评述,所有这一切与他所许志愿互成因果。常见到像亚楠这样的“忙人”,也热心写作,但是干的是“玩文学”的活,涂涂抹抹,浮光掠影,无须将理 想长期地寄托于文学之树。但亚楠的写作冲动是文学冲动不是其他冲动,后来我得知他修了中文系的本科课程之后,又在杭州大学随飞白教授进修西方诗学,对照他 的写作历程和散文诗创作实绩,进一步印证了我的判断。
 
  独特的西域书写:
 
  重新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
 
  亚楠涉略诗、散文、散文诗及文学评论,其中以散文诗用力专勤。他将这些年来的创作成果结集为散文诗集《落花无眠》《南方北方》《行走的风景》, 诗集《在天边放牧云朵》《迷失的归途》等。因在《伊犁晚报》开设“天马散文诗”专栏,创建中外散文诗学会新疆分会,组织“中国散文诗天马奖”等等,他已成 为当代散文诗积极的传播者。散文诗虽说是杂交(混血)文体,是被建构起来的新文类(Genre),但是我国文坛及世界文坛皆有大家、名家专写或兼作散文 诗,亚楠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一个专事散文诗创作的作家,因为目前他的创作成就主要集中在散文诗领域,他独特的西域题材、边地感受和纯正的感情,打动了朋友 们,感动了散文诗的读者和批评者,有人将他纳入“新边塞诗派”,逐渐将他确认为新疆大地上的散文诗代表性作家,从名和实两个方面来看,亚楠当之无愧。
 
  亚楠散文诗语言雅洁,雅洁到看不出雕琢的痕迹,尤其是遇到西域壮观如冰山雪线、荒原狼群、清幽的山谷、雪岭云杉、博格达峰、慕士塔格峰、昆仑山、帕米尔、冬窝子等抒情对象时,更是突出,试看《博格达峰》:
 
  我知道,你亿万年的守望,只是为了与我们相遇。啊,在阳光深处,我用一支小小的火焰,召唤了你持久的安详。
 
  或者用一种痛烛照世界。那些风都是虚幻,唯有洁白的雪暗示我,时间已经倒流,天空的色彩并非都是蓝的。
 
  我早已习惯了仰望,在这个世界上,我不可能还有另一种选择。
 
  可是,我更愿意登临峰顶,并用一种平视的目光,温暖我的同类。不再去想那些风暴,那些斑驳的血痕,只用一颗善良的心,廓清虚拟的场景。
 
  瞧啊,这些石头都已经开花了。在博格达峰顶,我看见盛开的童话就像大地稚嫩的眼睛……
 
  我去年只身一人独走青藏,面对唐古拉雪峰、腾格里雪峰和纳木错湖,只能报以无言,我深知从海平面突然来到世界屋脊,从水的世界来到雪的世界,从 人间来到神的故土,心量和能量都不够和她们对话。亚楠作为一个长年生活在高原大漠的边塞诗人,对于这些神性的存在产生了磨合过后的深度体认,水莲花是一种 相互体认,雪莲花那是另外一种相互体认,如果我们是水,那么亚楠他们是雪。为什么降央卓玛的歌声那样甜美?因为她是雪,是一朵被冰山滋润了的雪莲花,而亚 楠又有差异,他是带着江浙人的文化血统进入冰天雪地大漠荒原的原始天地,因此心理的情感的冲突、裹合和搏击更加多元化。因此,我们在“博格达峰”以及亚楠 其他众多同类题材散文诗中,看到了一个与冰山雪线对望的人,虽然本诗中作者承认面对西域群峰,他已经习惯了“仰望”,但是紧接着道出了自古以来中国文人中 国文化的“物吾与也”的特别情怀,说白了,就是平视宇宙,合二为一。亚楠在散文诗诗集《南方北方》里纵情讴歌的李白和孟浩然,都是身在江湖,心存魏阙的伟 大诗人,李白“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人山对望的文化冲动,在亚楠散文诗里复活重生,即使在《冰山之父》这章散文诗里,亚楠面对慕士塔格峰,也是“用 仰望的目光凝视”,也就是说,来到慕士塔格峰面前首先必须仰望,必然仰望,那是人的形体与山的形体之间的巨大差异造成的。但是,当一个文化主体的文化灵魂 被冰山激活后,这个渺小的人瞬间长大为一座冰山凝视着对望着慕士塔格峰——两座冰山是对话、是和谐、是永恒:
 
  冰冷的额头,蕴含着多少奥妙?抑或用一缕光探寻暗夜,就像太空探测器,把无垠的宇宙轻拂。晶莹原是一种品质,看不见的花朵开放在高处。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舒婷:写作不可能像马戏团驯狮连续不断跳过每个火环

推荐阅读

        诗歌网研讨会由诗歌网主办,以图文直播的形式为网友与特邀嘉宾提供实时互动平台。本论坛定期举行,敬请广大网友关注本网预告。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