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 研 究 > 诗人随笔 > > 正文

铁炉镇,盛开一朵忧伤的马蹄莲

来源:未知 时间:2013-06-16 14:03 作者:高文瑞
                                                        铁炉镇,盛开一朵忧伤的马蹄莲——读杨芳侠诗集《看不见的舞者》
 
              
       因为诗歌,我认识了诗人杨芳侠。
       读芳侠的诗,震撼于她诗中的成熟,理性和质感而不失意象丰满。
       这大概源于诗人对生活对诗歌的深邃,真实的的理解和感悟。
       在理性思维朗照和感性思维把握拿捏上,芳侠是做的最好的,这构成她坚固,精致,和谐哥特式诗歌建筑美学。因为同样写诗,我惊异于作为女性诗人的她诗中的表现的宗教情绪,智慧的思想和丰沛的情感,或许因为各自对诗歌的理解和有点差异,对她的诗当时我保留了自己少许的看法。
       于是就有了因为她那篇《关于诗的思考》的讨论,有了对陈原《诗人已经变成了诗歌的敌人》共同阅读和思考,这也是我们相识的机缘。因为对诗歌共同的热爱和真诚,我们成为诗友,读她的诗,我仿佛看见在铁炉镇,一只春天的燕子自由的飞翔鸣叫,在那片她深爱的土地上,一朵蓝色忧伤的马蹄莲美丽地绽放,孤独而灿烂。
       《看不见的舞者》是芳侠的第一本诗集,也是她几年诗歌创作的心血结晶。看得出她是阅读了大量的西方的诗歌的,精神上私淑了女性诗人艾米丽狄.金森,茨维塔耶娃,包括那个熟悉的萨福。敢于拒绝虚无的呻吟,能把日常生活的水分榨干升腾起希望和悲悯,宗教情结和人文关怀深藏在文字后面,许多丰厚的思想总是在意象深处,这使我想起了海明威和契柯夫的小说,极致的思想简洁而深邃。
       假如说诗人是替上帝代言的,诗人是半人半神站在无限的高处悲悯的俯视人世沧桑的话,那么慈悲,爱,正义,良知,承担就成了诗人永远的宿命。还有那飞蛾扑火般的决绝和穿越炼狱后的彻骨的疼痛与喜悦。孤独,眼泪,坚守成了诗人朝圣路上最后的精神图腾。
       《相聚的日子》表现了对亲人深沉的怀念,对诗歌的无限真诚与追求,“我跪着,不是在/冰冷潮湿的地面/而是在他宽厚慈爱的掌心/将我一世的悲苦承接/在白天,在梦中/在我跌倒哭泣的角落/我的血液因着这热沸腾/像此时的文字/总有一天我会写完这些诗/安然回归,亲人啊/相聚的日子屈指可数/”。在《你不是我的崇拜》里对爱情的清醒与执着,“你不是我的崇拜/而是我的另一种声音/不同的表达/比我自己更能深入自身/这一点让我热血沸腾/让我冷灰复燃/一次次的燃烧/只为将你拒不承认的真实呈现/。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会思考脆弱的芦苇”,有的时候在冷漠严酷的现实面前我们只是象川端康成笔下“脆弱的器皿”,诗人更是拥有着高尚的灵魂而肉体永远是卑微的,芳侠的诗中到处闪耀着对于命运冷峻冰冷的面对与坚韧。“这家伙,除了背叛抛弃/还有什么——/踩着玫瑰柔弱的肚皮跳舞/更多的骨折声/来自白草和芦苇/”,《生活被再次推到我面前》。
      信仰缺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通病。当卢梭大声喊出“先生,我是信神的!”面对卢梭的诘问,伏尔泰只能战战兢兢的呢喃:“没有上帝,也要创造一个上帝出来”,这个时候卢梭更是一位伟大的诗人。诗人芳侠用向死而生的存在主义思想高扬着宗教的旗幡,翱翔于诗的王国,完成着她诗歌的一次次升华。“房子很静时间在走/能听见人在老/酒杯里的酒一天天变少/对着雪山最后的雪莲/我坚持着祈祷和感恩/感谢神灵,让我的酒杯有了酒/,《感谢神灵,让我的酒杯有了酒》。存在的时间和空间里,神灵的感恩和慈悲从心底涌现。“雪山最后的雪莲”我理解为诗歌最后的孑遗,做为诗歌主体意象,应该理解为是最后的守望者。“耶稣可以在水面上行走!/我想在火焰上,他也能/可凭什么也能?/纳兰说:他是神,神是个灵/超越了有形的存在之烦恼。/,《耶酥行走于火焰,心静如水》,看!神性光照于存在的当下思考,这就是典型的芳侠的诗歌。
       这是一个不会抒情的时代,因为生活逼迫我们用语言进行着现实的叙事,当诗人满街的时候,真的诗人隐匿了。诗人芳侠是成熟的,也是清醒的,她自觉得进行着自己灵魂自由的追求与遨游,拒绝成为被媒体抢购的题材,这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必须的精神免疫和基本的思想锻炼,因此她是一个自觉诗歌写作者,而不是只注重修辞和操练文字技巧的写手。当然这种自觉的修持是孤独痛苦的,但也是幸福和愉悦的。
       “一切皆已裁定恶人正在享乐/身体里灌满铁铅的申诉者/默默退回缄默者的行列/花园里衰败的枯枝/摆动着忧郁的脸/这个时代/一切都已明码标价/穷人的器官与血浆亦不例外/,《另一种秩序》,这就是真实的游戏般的现实,这些正印证了《爱伦堡政辩》里的话:“一方面是辛勤的工作,一方面是荒淫无耻”,黑暗中孕育了沉沦了多少帮凶和附和者,“手擎茶杯抱怨世界的人/陷于黑暗/成为黑暗的一部分/”,《黑暗中的饮者》。作为女性诗人,总有迷茫的时候,“我的悲伤躺在诗行里/象一个跌倒的人/悲伤硕长素面朝天/我想唤它起来,带它前行/可它什么也听不见/,《悲伤》。可是诗人总能在缪斯的怀抱里得到温暖和力量,“她的笑声惊醒了奥.曼德里施塌姆/他曾被圆眉而僵硬的燕子/那从坟墓里飞来的预言家撞倒/重要的是引导歌唱者上升的/不是黑衣的燕子而是/诗人永存的灵魂/,《小鸟在森林里迷了路》。最后经过生活的淬炼,总会升起坚强与决绝。“时代变了/痛苦却没有消减/麦芒如同金色的针尖/穿过身体/我想得到父亲般的权威/哪怕是另一种更深的苦难/,《麦芒如同金色的针尖》。在这里我看见了一个优秀女性诗人的自信和野心。
       芳侠是孤独的,和这个时代真正的诗人一样也是寂寞而忧伤的,她总在激情和理性,冰山与火焰,狄奥尼休斯之杯阿波罗之光之间努力地平衡,构建自己的美学,有的时候生活的粗砺和苦难让她感觉到尖锐钻心的疼痛,但她在黑暗的角落默默的流泪,取舍,忍耐,然后走到台前,仍然是那个丰姿绰约,优雅的舞者。“谁在废墟上徘徊成世纪的忧伤/牙关紧咬不喊疼/我敬重这样的亲戚/这些关系在暗中涌动/没有结束之前/象身体里的血液/滋养骨头。/《看不见的舞者》。抑或是白银时代俄罗斯诗人的坚韧和承担于沉郁,“他要休息我要诗歌/只能如此——/看燕子欢快的哺育幼雏/望着落日发呆/月光如水我们静坐发呆/漫长而短促,这个夏日——/同样的安静,同样的妥协和隐忍。/《明天我们都将学会忍耐》。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舒婷:写作不可能像马戏团驯狮连续不断跳过每个火环

推荐阅读

        诗歌网研讨会由诗歌网主办,以图文直播的形式为网友与特邀嘉宾提供实时互动平台。本论坛定期举行,敬请广大网友关注本网预告。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