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词作品 > > 正文

田凌云|我葬一首诗由此生成(立春诗)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2-04 18:50 作者:田凌云

 

 

田凌云|我葬一首诗由此生成(立春诗)


1

 

一个形式——春天,突然活过来

一排灰尘拼命地挤出眼泪 ,楼房在白日

也开始沉睡,鸟儿被窗户装起来,同时被

装入的,还有磨人的寒冷,棉袄也开始抱怨

自己是没有娘亲疼的孩子,故此来磨人

让热乎乎的身体,成为大块的冰块,而春天

不断的在远方,叫着不知悲喜的声音

“我们活,因为我们无法真正来到

我们死,因为我们早已看破红尘”

而万千蝼蚁啊,吼着群众,奢望把春天

喊回来,就想迷恋铁钉和虚空一样

套上一种不可能的神龛,然后用目光

去测试,今年的运势。仿佛自己

是个未卜先知的算命人。早已

从未来看到一切,并死于时光的隧道

被红尘所收留,任务是,不要让春天来到

不要让窗台上的灰尘,学会拥抱

并每日诵经,只有寒冷才是温暖的本质

 

 

2

 

我可能活到春天,一个瞻语

一个被冰冻死的鱼的,突然复活

我斜挂自己的疑惑,并用邪恶解释它

一生有诸多可能,被即将到来的春天杀死

面目已被神灵觊觎,幸运的人儿已诞生

你不能以哭泣的面目,表示开心

 

 

3

 

裸体不是艺术。不是吗?春天要来了

我要穿戴着裸体,出门迎接,拔光羽毛和刺

以及,对远方人的思念。拔光

去年的伤痛和遗憾,如果春天可以因为我的拔光

提前到来,我还想为它流泪

用我最喜欢的诗句下酒,举杯

敬它对于万物的慈悲

 

 

4

 

那些突然枯萎的花苞,哦,但愿不是

沾到了我的眼泪,我的牙齿

那样洁白,让一棵树的叶子可以在一分钟内

全部脱落,成就荒凉之景。我可以呼唤来

不同的春天,让千千万万个春天

都黯然失色。我潜在的许多功能,都即将

被封锁,我在跟几个野兽辩论,今年的阳光

太温暖,我们的心灵,都被灼伤出了

漂亮的烙印,它们会与我们同在,和信仰

同在。和时间,同在。甚至,和我们对于

春天的期待,同在

 

 

5

 

不知道何为春天?!我今日是黛玉

故来葬花。随意在脸上抹两下

沾着泥土,万金难买的圣洁,我葬自己

我葬,被囚禁的春天,葬它的孩子——“温暖”

我葬,被世人遗忘的寒冷,葬它的启示

我葬,自己的彻悟,自己的愚蠢

我葬,自己破碎的那些年,那些爱

我葬,自己喜欢的人,并为他们斟酒

我葬,被我打开的那些书,被反复亲吻的纸张

我葬,流水和白云

我葬,春天里的冬天,冬天里的春天

我葬,一个无法死去的女人

我葬,一首诗,由此生成

 

 

6

 

阳光一点一点移到我的身上,我的肢体

已无法动弹,脚被阳光冻伤

摸不到拐,无法拄。把自己贴在墙上

我是宇宙里的混沌,是混沌中的

一条河流。是河流里的,一个喘息

我还在喘息中,等待着春天,等待着自己

坐化为佛骨,被千千万万的人珍惜

我等待不发酵,如同永不过期的爱

我还等待着,自己成为田野里的一道光

可以穿透自己的尖叫,阻碍它的成长

阻碍它,把全世界,喊的

晕过去

 

 

 


【作者简介】

田凌云,1997年生,陕西铜川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歌见《星星》《延河》《散文诗》《鹿鸣》等多种刊物。

曾获“中华文学奖”、中国太湖风诗歌奖、内蒙古“扎兰杯”诗歌大赛二等奖等。诗作入选《中国首部90后诗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等。

出版诗集《白色焰火》。

 

 

 
一首诗由此生成立春诗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白来勤|诗歌《民声与民愿》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