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词作品 > > 正文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梁兆强|短诗一组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1-31 16:06 作者:梁兆强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梁兆强|短诗一组

 


如果

 

渴望得到一个零件的补充,让夜不在缠绕脖颈

渴望山顶的幼树不在飘摇,让那她爱的土地多一些眷顾

 

千般手段,将你擎过头顶万丈亦或压至胸膛深处

我短暂的停顿,是为了走出那厚厚云层,见到彩虹,见到太阳

温暖的黄土遮挡我的全身,头顶的乌云被风猎杀

在夜里,厚厚的雾化成枷锁叫我磕头

在天空,出现着太多熟悉的不熟悉的符号

 

不屑黑暗的奉承

我们那背后的脊骨,至少比钢铁还硬

胸腔的心儿有着雪的纯白

 

请将你手中繁荣的花朵,映射我荒芜的庄园

如果你要丢弃,请先想着失去

如同生命,不需要将动作变得复杂

如同水源,不需要那拙劣的奉承者

 

风撕掉狂怒的面具,河边坐满了人群

关心着春天的花朵、秋天的叶子

 

 

 

 

绿意在荒芜中生长

 

水泥着色的天空

引导树叶修饰着这个灰色包裹的季节

主旋律由黄色、红色构成的衣裳

增添了这街角的玩伴

灼灼日光

照在行进的轨道上

随着光亮

向那深处寻去

既没荆棘也没晦涩

即使这里繁琐如麻

树木依旧犹如年盛的青年

粉碎这桎梏

到了那窗外

在那单薄的墙体

隐约可见,爬墙虎

三五枝叶依旧披着绿甲


 

 

 

一如既往

 

欢喜的黑色,又一次嬉闹着准备吞噬太阳

明知是没有结果的等待

 

没有车祸现场的激情,平淡的规矩

田野上,欢游花丛的三两蝴蝶怎知地震即将的到来

也许,现在发生的一切,正是前世彩排节目的正式演出

冷色调的颜色抽打慵懒的躯体

钥匙,丢了以后的钥匙

 

就那么巴巴的望着

蛛网戏谑着心脏,纤直的线生出结局

直到最后和大地完成慢慢的亲吻

 

 

 

 

 

 

归处

 

这一年,我的心未随着时间浮动

旺盛的泉水尤如垂暮老者的面庞在我的躯体里变得无力

城市的色彩敲打在神经各处

一滩死水,再起涟漪是多么的困难

心藏在空陋的树洞

将那动作不断的重复,记不清点燃了多少烟卷

那花火,越来越不像过去的颜色

堆砌往事,满地的灰色烟头

昨日留下的水洗蓝天就那样被携卷

沉郁的主将会略施恩惠

不会太久,红色的花朵种满我的田野

 


 

 

假想敌

 

风过三巡,心叶未至

在牛毛针雨里窥索,我变得越来越小

木柴上起舞的火苗,像极了临行的死士告别

 

簌簌的细雨中,我期盼一粒尘埃

曼妙而知性,柔情曲水流长

不知,这颜色能否染遍这黑暗中的倒影

孤独是坚硬、夯实的阻隔

生活的颜色与阳光的微笑离得很远

 

倘若没有大脑,齿轮是否转动

没有孤独,黑色是否逃离

催驶古老的车马,寻找黑暗的敌人

依据卜算的结果,在未知时空和你密语

 

 

 

咒骂

 

群山之巅,香火不断

众人膜拜,门庭若市

海浪般的祷告

冲刷千年古庙的安宁

存活漆黑世界的算命先生

嘴角微微上扬,甚是得意

脱落华裳的墙头

赤裸身体的孩童喃喃言道

——狗屁不如

 

 

 

梁兆强:激越或凌厉

二十岁,在一些人那里表现为少年老成,在另一些人那里仍意味着青涩。梁兆强显然属于后者。而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在怎样的年纪写怎样的诗,也是对自身禀赋和天性的遵循。梁兆强目前仍处于语言和思维意识相互追逐,游离、跳跃的阶段。意念繁杂、稍纵即逝,而语言的塑形能力需要长久训练。不过,梁兆强的才华还是显现出来:“头顶的乌云被风猎杀”,“不屑黑暗的奉承”,“梦里齿轮将自己带进漩涡”。透过他洋洋洒洒的诗篇,我们感受凌厉的语言气势,激越的情感状态,并对他的写作充满期待。

(作者系诗歌评论家、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王可田)

 

 

 

卜易,原名,梁兆强,97年生人,陕北吴起人,著有诗歌合集《长安风诗歌十人选》、作品入选《长安风诗选·中国当代诗人卷》。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梁兆强|短诗一组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