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词作品 > > 正文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陈典锋丨短诗一组

来源:诗歌网 时间:2018-01-26 17:00 作者:诗歌网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陈典锋丨短诗一组


我透过阳光的窗户看你

 

你像一朵暂时睡眠了的莲花

一只小船停泊在水面

涟漪停止了心绪的扩张

几片白云划拉着碧蓝

我透过阳光的窗户看你

目光如同温煦的光线

将你纤细的茸毛撩拨

 

你狡黠轻笑,笑声穿透玻璃的阻挡

我看到喜悦,在空旷处向远方荡漾

是谁无意用葱白折枝了你的花房

你撅起了粉嫩的唇

向上翻涌起碧绿的手掌

 

我滑向你的心海

在水底用一种力量,而不是用桨

 

 

 

使我惊悸于你的眸子和美感

 

让我感觉思想和空气一样,也停滞了流动

在这一样平凡的夜晚,让我的目光躲躲闪闪

你夜莺一样说话的明眸,点燃我的火炉

一道霞光照耀着峡谷,百花齐放

月光便也请出了娓娓仙女,曳地的流淌

 

美感和爱慕一样无边的漫延,无法躲藏

青草慢慢的把沙海欺凌,直到占据山岗

一种声音从树梢开始吹起口哨

轻风欢快的捡拾漫卷的欢笑

黑色托盘出了她私藏的灯光

 

我们回过身,思想却转不过弯

停留在枝头的那些蓓蕾的骨朵

依然要渲染纸墨的春天

就像道路一直携带着脚步,向前

 

像明亮的星星,我把你独自珍藏

不想让别人把甜蜜分享

 

 

 

一场雨挽救了一个季节的暴虐

 

时在三伏,连续一个多月的高温黄色预警

终于暴戾了一个个温柔的眼眶

干燥、焦虑、沮丧、暴怒、早更

这些小城的瘟疾从迟蝉的割锯声里萌生出来

从绿色蔓延至焦黄

 

古铜色的空气弥漫在一切的缝隙

浸染涂抹所有的皮肤和光线

城镇耷拉起她抖擞的叶片

恼怒的怨恨着过去的美好时光

 

夜半的一阵惊雷,合着色厉内荏的电闪

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弹奏美妙的乐音

一扇扇窗伸出了无数个干瘪的头颅

一场雨挽救了一个季节的暴虐

一座城堡在风雨飘摇中苏醒到夏季

 

 

 

父亲高高的把姓氏举过头顶

 

把姓氏和家谱高高的举起在堂前,父亲那模糊的身影

点燃一炉延续后代的香火,我听见父亲念念有词:

我是一棵树根,葳蕤的葱林是我千秋万代的子民

我是一条大江,枝丫的小河、溪流是我不绝的血脉

我是一片蓝天,乌云、白云都是我灵前的匆匆过客

我是一截插曲,在折戏里任谁都不会轻易把我剔出

 

在家族和村民的丛林里,我们并不是最高的植物

我看见父亲常把姓氏和族谱高高的举过头顶,像一只囚徒

是啊,是一只岁月和家庭的囚徒

他的一言一行,都不断的噼啪着一种声音:

这是我,还有我的子孙

这是我,永远是我的骨殖

生如此,灰烬也是如此

 

于是,在近乎二十年前

我在他的墓碑前写到:

言可经纶行为师,表堪寻常里如范

德高望重

 

 

 

穿过一条斑马线

 

黑暗高高矗立,一堵牢固的樊笼

晨曦的光芒轻轻一推

黎明便已站在岸边,洗濯脸庞

 

一片树叶纠结着站立还是下落

许多场景在重复着这种结果

就像多年前的那一片曙光

就像穿过一条历史的斑马线

 

 

 

夜宴

他们请来了月光,星星

喧闹,泡沫,甚至还有群殴

当然还有无边的寂寞,丰满的甜蜜

杨柳岸的轻风,春夜的细雨

还有汽车的轰鸣声,酣睡声

憧憬的心愿,心酸的过去,甚至还有阴谋

来迎接这一轮纯洁而歉意迟到的鹅黄

 

 

 

遗言

 

请给我捉来一束束或者满坡的青草

请把我安顿在帐篷里,可以远离村庄和欢笑

不要让我闭上眼睛,我想一直看着我迷恋的尘世

那修建了一个世纪也没有竣工的广场

还有我那一岁多的女儿

我那有着犟脾气的老婆

我那八十岁耳背的老妈

我那迷恋游戏无视晨昏的长子

 

请把我放在那个可以看到蓝天和流水的草坡

像一只卧倒的羊,不停地咬啮一个个春季

我想让那些踏青的年轻人用手指着我欢呼

“看,那里埋葬了一位诗人”

然后,我继续酝酿我未说完的遗言

让它长成我的墓碑

 

 

 

一朵莲花,正在逆向绽放

 

春天的河流和脚步正在追逐着远方

岁月已多次重复她不眠的清唱

从黄昏开始,日头向东方上扬

旋过中午,抵达清晨的朝阳

 

你的长裙和脚踝,永远在邂逅着期望

缱绻的心绪守候一切的目光

一朵莲花摇曳着风动的话语

清香无言,美丽无言,眼眸无言

 

一尊仙子,溯流而上

与年轮扼制,正在逆向生长

 

 

 

 

 

黑色的泥土没有光芒

 

在孩子和沙子面前

你没办法抛弃任何一个

就像你从不抛弃生活和对她的美好向往

 

有人闭上眼睛才想起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而你,是放大着你的目光

穿透人性的光芒

 

你不会放下重担

尽管绳索的指甲已经掐进

你直立的腰杆

而希望的幸福,在孩子沉睡的眼睑

和别人站齐了一条地平线

 

就像一块石头,流落在荒野

而不是成为一尊佛祖,无言的训导着人生

当你不皈依别人的时候

生存和生命就会向你低头

尽管那只是卑微的颔首

 

 

 

 

陈典锋:诗意的转化和遮掩

 

陈典锋的诗给人这样的直观印象:较长的诗题和长句子的排列分行。诗歌题目,以词和词组点明或提挈内容主旨,是最常见的方式。而用一个完整的长句子充当标题,是对内容呈现的人为掩藏,可以说,是种诗意的游戏。他的诗题让人略感迷惑,但表达的内容却是清晰的。他有较强的诗意转化能力,像这样的句子:“涟漪停止了心绪的扩张”。同时也在诠释诗人的形象:“我的目光已经越过了病房/在思考和诊断着这个病态的社会/替古人担忧,给弱势群体疗伤”。

 

(诗歌评论家、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王可田)
 

 

 

 

 

【作者简介】陈典锋,男,汉族,1973年出生,本科文化,中共党员,陕西省丹凤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商洛市作协、青年作协、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赤子》、《延河》、《陕西诗歌》、《商洛文化》、《商洛日报》等报刊。出版有诗集《因为美丽》和《鸟鸣》。主编、与人合著诗集《芳草斜阳》。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长安风诗歌十人选】陈典锋丨短诗一组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