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诗词作品 > > 正文

中国新诗 西安交大诗人群

来源:西安交大诗人群 时间:2015-11-30 22:44 作者:西安交大诗人群
 东岳
  
  诗人,法官。本名杨安坤,1971年12月生于山东省无棣县,1993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1992年开始写诗。诗歌见于《葵》、《诗参考》、《诗歌月刊》、《诗潮》、《新大陆》等海内外诗刊及网刊。现为中国著名诗歌民刊《葵》诗刊同仁,著有诗集《烟疤》、《你有权保持沉默》。现居山东无棣。诗观:诗贵在用外在的简单呈现内在的复杂与开阔。面对最可靠的生活,良好的意识有了,状态有了,就什么都有了!
  
  《烟疤》 
  
  为什么会有烟疤 
  
  为什么烟疤往往会出现在 
  
  漂亮女子的身上 
  
  这家手机店的营业员 
  
  美丽的营业员 
  
  在向我介绍手机功能的同时 
  
  我发现了她右腕处的 
  
  三个烟疤 
  
  引发了我的联想: 
  
  上次是在本市的一家美容美发店 
  
  最漂亮的那名女服务员 
  
  在左腕上也烫着两个醒目的烟疤 
  
  还有上周被我审判过的那名 
  
  漂亮的女诈骗犯 
  
  脖子下方锁骨处烫着的圆烟疤 
  
  我曾不耻下问烟疤的来历 
  
  她们笑语搪塞不答 
  
  如今是她 
  
  梅花似的烟疤 
  
  并排绽放在洁白的右腕上 
  
  她最左边的烟疤 
  
  可能有一个故事 
  
  第二个烟疤 
  
  可能有第二个故事 
  
  第三个烟疤 
  
  也不例外的可能有第三个故事 
  
  但也不排除这三个烟疤 
  
  只有一个故事 
  
  按照数学的排列组合 
  
  还应该有其他的情况 
  
  但最不可能的是这些按在 
  
  漂亮女人身上的烟疤 
  
  连一个故事也没有
  
  伊沙点评:当年《倾斜》那帮同仁里,数马非、东岳最笨,却走得最远、成就最大,那些聪明的在逃离诗的道路上跑得比博尔特还快,文学真乃“愚人的事业”。东岳是名法官,他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职业特点写出了一批无可替代的力作,譬如《法院系列》,本诗是其中最动人最出色的一首:烟疤的切入点堪称绝妙。 
  
  《李小渔》
  
  学识渊博的李小渔
  
  有温顺老婆漂亮儿子的李小渔
  
  当办公室主任的李小渔
  
  成天与领导吃混在一起的李小渔
  
  就要成为院长候选人的李小渔
  
  同事们羡慕嫉妒的李小渔
  
  六个李小渔
  
  一个李小渔
  
  坐到我的对面
  
  碰洒了我的杯:
  
  “我对生活彻底丧失了信心!”
  
  这突然的造访者,像一个不速之客
  
  我拿不准他是不是李小渔,
  
  以及是上面的哪个李小渔,
  
  坐在我的对面 碰碎了我的酒杯
  
  方兴东
  
  中国博客教父、博客网创始人、WEB2.0倡导者,西安交大本科硕士,清华大学传播学博士。互联网实验室、博客网(blogchina)和义乌全球网共同创始人兼董事长,出版《21世纪的书》、《IT史记》、《博客》、《起来——挑战微软霸权》和诗集《你让我顺流飘去》等20部。
  
  《春天》
  
  春天没有实在的界限
  
  只是感觉 只是衔泥的燕子
  
  留下的一段节拍
  
  互相打量的季节 已经翻新
  
  依然是那只信箱
  
  吞吐着全部
  
  依然防备敏感的风
  
  捕捉 蛛丝马迹
  
  你的目光湿润每个日子
  
  相思已如路边的草
  
  沸沸扬扬
  
  依然是一封信一片情愫
  
  依然躲过阳光 与你相会
  
  先是人淡如菊
  
  春天已经融化了大半
  
  《智取华山》
  
  共和国前夕
  
  战争还在峭壁上攀沿
  
  时间的牙齿一闪一闪
  
  有一个无月的夜晚
  
  风吹草不动
  
  山峰上的敌情掀起又隐去
  
  是谁
  
  从背后勾响一枪
  
  历史的章节 哗然而动
  
  西岳在脚下 微微撼动
  
  如潮的士兵打山关翻过
  
  刀枪直抵敌人的心脏
  
  就像今天
  
  我们坐进影院
  
  墨黑的天空 机警的虫鸣
  
  我们警觉起来
  
  突然 枪响了
  
  枪响了
  
  关键是响的是时候
  
  马永波
  
  诗人,翻译家,学者,文艺学博士。1986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系软件专业,同年起发表诗歌、评论及翻译作品共七百万字。80年代末致力于英美现当代文学的翻译与研究,是大陆译介西方后现代主义诗歌的主要诗人翻译家。主要作品有《炼金术士》,《存在的深度》,《树篱上的雪》,译著有《美国诗选》,《艾米·洛厄尔诗选》,《史蒂文斯诗学文集》《1940年后的美国诗歌》,学术专著有《文学的生态转向》,《美国后现代诗学》,《英国当代诗歌研究》等。现居江苏南京。
  
  《寒冷的冬夜独自去看一场苏联电影》
  
  寒冷的冬夜独自去看一场苏联电影
  
  沾满灰尘的皮靴擦亮你的鼻尖引起宽银幕的骚乱
  
  莫斯科泥泞的冬天田野上布满伤口样的战壕
  
  妇女们鼻子苍白如冻辣椒
  
  她们的头巾在树林后一闪而逝一闪而逝
  
  寒冷的小店士兵们灌下冰凉的啤酒
  
  啤酒在你胃里发酵出一种草味
  
  然后士兵们扯掉身上已婚未婚的妻子跳上火车
  
  年轻的面庞映在幽暗的车窗上
  
  孩子们如鸟撒满草丛,风刮你一身树叶
  
  阳光瘫软的台阶没有人和你交谈
  
  战争拖延到春天,如疟疾忽冷忽热
  
  骑兵沿铁路线往来奔驰,黑斗篷刮得人们闭上眼睛
  
  可电影院里女人如期怒放
  
  你的手微微放松,散场时你和女主角成了朋友
  
  表情崇高严肃
  
  挎着姑娘如挎一支缴获的德国冲锋枪
  
  你一直把她带回家去
  
  经过这个冬天少女已成熟如同妇人
  
  安静地坐在你的书边编织毛衣
  
  随时温暖地回答你的召唤
  
  你不再想起
  
  《一个极少主义者的日常生活:听雨》
  
  廊下听雨,下雨是我最愉悦的时候
  
  心如被雨搅浑的水中浮起展开的莲花
  
  雨使晨昏莫辨,带来前生回忆
  
  和早已不在人世的故人。廊下
  
  一中年男子为一老妇人按摩
  
  老妇人和个卷发狮子狗似的躺着
  
  近一小时,他还在更换手法继续
  
  他们可能是母子,不是也一样
  
  一样要感谢你们,亲爱的陌生人
  
  我坐下,装作无事人,分享
  
  这份温馨。我早已没有母亲
  
  我很爱她,她比那南方妇人更美
  
  上早班的朋友说,“听雨是最好的禅修。”
  
  我说,我要踩着两只癞蛤蟆
  
  呱唧呱唧地回家,吃米酒,继续听雨
  
  《一个极少主义者的日常生活:可爱的南昌人》
  
  有时,不是因为太多复杂的原因
  
  一个人会突然爱上一个城市
  
  仅仅因为一个细节,和一个
  
  比细节更妙的人,比如今天上午
  
  当我顶着炽热的液体太阳
  
  从丁公路步行到人民公园
  
  想去青山湖广场的书店时
  
  一个女出租司机,让我顿时
  
  对这座热情的城市有了格外的好感
  
  她建议我去洪都北路的书城
  
  说那里的书多,我看见她的脸色微红
  
  显然也是很热,她的语声柔软
  
  仿佛薄薄的衣衫,她很小
  
  可能也就马原的同龄人
  
  十一块车费。看我只有十块零的
  
  爽快地抹了一块,弄得我连连不好意思
  
  凉风吹起,起于青山湖
  
  和更远的庐山,以及陶谦的东篱
  
  在凉风中随便说些话,便是风凉话
  
  话里话外,是风吹不动的故乡
  
  杨于军
  
  英语高级教师,资深翻译。1984~1988年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外语系。1986年开始有诗歌、散文及译诗发表于《当代青年》、《诗刊》、《诗人》、《人民文学》、《诗林》、《星星》等各类杂志期刊。2006年出版中英文诗文集《冬天的花园》(GARDEN IN WINTER)。现居广东台山。
  
  《冬天(2)》
  
  从外面回来  衣服冰冷
  
  我不敢走近屋子里的人
  
  其实我不喜欢冬天
  
  只是喜欢雪
  
  喜欢它们和一样转瞬即逝
  
  让我难过
  
  门前的小路没有脚印
  
  我为我的灵魂守夜
  
  想你孤独地和我在一起
  
  固执地要我相信
  
  冬天还会有许多   在我窗外
  
  还会落下同样的雪
  
  同样温柔地重复我的名字
  
  其实我不喜欢走路
  
  我只是喜欢在路上的感觉  
  
  《雾中许多陌生的面孔》
  
  我总要去一个地方
  
  我去过很多次
  
  很多次我都在想我从前的样子
  
  可我无法完整地回忆
  
  我曾唱了些什么歌
  
  我不能久住
  
  我的小房子还没有搭起
  
  风中的草图
  
  若隐若现
  
  我甚至不能在我走过的路上留下标记
  
  许多声音从各处传来
  
  让我不知所措
  
  我站着
  
  直到它们在我身后合成
  
  我终于又能唱一首歌
  
  而我自己
  
  也象是一种声音
  
  《自由》
  
  在歌声柔软的背景上
  
  读一首诗
  
  永远不会失去韵律
  
  灵魂悸动在自己的节日里
  
  节日过后
  
  一切都被流放
  
  你也被舒服地忘却
  
  可你知道
  
  没有一个季节是可以省略的
  
  没有祈祷
  
  没有呼唤
  
  等待被强烈漂白的
  
  错过了一次阳光
  
  感觉是芬芳的
  
  以及风暴的预言
  
  回响以后
  
  天空依然是蓝蓝的
  
  春天变绿的眼睛
  
  在各个地方
  
  转向同一湖面    
  
  仝晓锋
  
  诗人,电影导演。1981年9月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动力系制冷专业,1985年毕业留校。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并陆续发表作品,先后创作了《绿色的云》(1982)《岩石与风》(1983)《水星》(1984)《影子的漫板》(1985)《只有白色的水井》(1985)《如此而已》(1987)《《献给我的孩子》(1991)《独白》(1996~1997)等个人诗集,并在《飞天》《诗刊》《当代青年》《诗林》《中国》《创世纪》(台湾)等诗歌文学杂志上发表诗歌作品,至今已在各类报刊杂志(包括海外)发表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近百万字。1990年起在西安交通大学为学生开设《电影艺术欣赏》和《当代中国诗歌》等公共课。1993年起转向电影及各类影像,现为中央美术学院电影系教授,著名导演。
  
  《贝多芬:孤独生命辉煌的交响》
  
  音乐最伟大的灵魂在欧洲
  
  音乐最伟大的灵魂在小窗阁楼
  
  在波恩暴风雨在悲怆维也纳
  
  他固执地站在十八世纪
  
  沙哑的嗓音回声可怕
  
  丧失幸福和兴奋
  
  疾病  失恋  贫困
  
  史蒂芬教堂庄严弥撒
  
  阳光孤独呵羽毛笔孤独
  
  孤独的还有巨大的痛苦
  
  深深
  
  而葛拉夫钢琴嘎嘎叩响生命的雷霆
  
  粗黑卷发漫过雅典废墟漫过哀格蒙特鬼魂
  
  而后
  
  焕发痛苦辉煌的光焰
  
  创造热情创造春天创造大赋格欢乐的雄浑
  
  及田园
  
  及卢森湖著名的月光
  
  永恒
  
  命运只好垂下头
  
  感叹音乐是上帝的魔鬼
  
  直到黑衣西班牙人公寓第五十七个冬天
  
  漫天大雪覆盖痛苦
  
  覆盖永不合拢的眼睫
  
  让临终手臂愤怒高耸
  
  震撼英雄
  
  震撼百年孤独
  
  《夜泊枫桥》
  
  我终于在这伤春的羁旅中深深跌落了
  
  宛如最后一枚酒后的枫叶
  
  沉沉
  
  泊进这异乡寒山的驿站
  
  夜半
  
  有钟声传来自山的那边
  
  提示我
  
  北国正飞最初的一场大雪
  
  你的小木屋又一次陷进皑皑的雪泥了吗
  
  你告诉我
  
  告诉我呀
  
  于是
  
  寺内的大钟
  
  变成一只黑色的寒鸦飞上了高枝
  
  落寞地鸣响
  
  而渔火早在唐人张继的诗句里熄灭几百年了
  
  不知今夜
  
  你冰凉的颈间是否同样缠绕着月光和月光般凄清的酒香
  
  真的
  
  我也想飞上高枝
  
  也想深深地
  
  鸣叫几声
  
  只是
  
  此夜无月
  
  枫桥的宿客要么无眠要么对愁眠
  
  你眠了吗
  
  北方的风雪中
  
  你温暖的灯会沿着大路流向我吗
  
  只有寺内那黑色的大钟它知道
  
  翌晨
  
  我是怎样在寒霜的意境里木鱼般静静睡去
  
  马永波1982年由黑龙江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后,很快在这所不乏人文环境的名校中成为校园诗歌的风云人物,也是该校近30年来最早驰誉于国内外的成名诗人。当时的交大诗风很盛,可谓风云际会。来自北中国的马永波以他早熟的心智、娴熟的技艺、清冽的气息、沉郁而帅气的抒情格调,以及深厚的翻译诗歌的背景,赢得校园内外的广泛关注,是那个时期陕西先锋诗歌进程中一个特别醒目的印记。从收入本诗选的两首早期作品《秋天,我会疲倦》、《寒冷的冬夜独自去看一场苏联电影》可见其风格所在。如今永波已名重天下,著作甚丰,但我们依然怀念他早期的那一脉如白桦林般清纯而优雅的诗风。
  
  同样来自北中国的杨于军,赶上了西安交大第一波诗歌风云的尾声阶段,并成为这一阶段的绝响。在八十年代中期的陕西诗界,没有谁能像杨于军那样,以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校园诗人而迅速成为一颗光耀东西南北的新星。虽然她不久就长期离开了诗歌界,但近年复出后,风骨依旧不减当年。比较大多数女性诗人而言,她的诗格外是本能的,表现了她天性深处的东西,保持了她自己对生命、自然和世界独特的感悟,和由此产生的独立的诗情。她的日记式的、毫无功利性的创作,给她的诗带来一种特有的宁静和淡漠;她似乎太不推敲,太任凭自己的兴致和随意,只是自然地展开而从不制作。她甚至拒绝了创造,只是来自那偶然的风、偶然的雨、偶然发生的灵感,从而产生一种异常的诗美,一种祈祷式的平衡、纯净和静穆,没有半点令人不安和浮躁的成分,而在骨子里,却有一种原始的、未被侵蚀的生命力在涌动。真水无香,宁静的狂欢——这是我读于军二十多年诗歌历程始终如一的真切感受。
  
  在80年代中期的陕西校园诗歌中,仝晓锋的名头很是响亮,不仅和马永波、杨于军组成了交大核心主力,且与其他校园诗人及胡宽等校园外的先锋诗人交往甚洽,影响广泛。晓锋对现代诗的感觉十分到位,加之广博的阅读背景,眼界甚高,只有经典,没有凡人。如此有备而来,出手不凡。晓锋的诗内含朦胧诗的精神、第三代诗的语感,加上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气质,形成他特有的风格。收入本诗选的短诗《秋天的男人》和《石头》二诗,曾入选台湾九歌版《新诗三百首》,主编评之:“非常别致而充满透亮的新鲜之感。”“语言粗中带细,情绪的把握极有分寸,而寓意也极深澈。”组诗《献给我的孩子》至今读来依然是元气淋漓,荡气回肠,燃烧到骨头的深情热力和出人意料的奇绝意象合成史诗般的生命交响,为同类题材难得再有比肩的力作。可惜晓锋后来转而追求他的电影梦想去了,给喜欢他的诗友们留下不小的遗憾。
  
  ——沈奇: 回看云起时,《当代陕西先锋诗选》序

(编辑:史佳颖)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2015中秋二人特辑:冒雨(林懋予)+海潮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