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在风中,弧状的梨花之香一片灿烂 | 姚辉

来源: 诗刊社 时间:2016-02-02 11:01 作者:姚辉

营上之春

 

去年 微斜的巉岩比三月矮了半寸

巉岩姓桃 今年 巉岩与三月已齐肩了

象形的巉岩 曲着滚烫的肋骨

今年 巉岩颤动姓李——

 

而巉岩的暗影灼热

按照乡俗 巉岩的影子是可以姓梨的

在风中 弧状的梨花之香一片灿烂

这是比巉岩略高一些的芬芳

藏满 我们熟知的种种天气

 

也可以让巉岩的某一部分姓风

或者姓复姓的旧雨 在营上

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草已只能姓巉岩了

老人醒来 面对四野往事

看黝黑的苍茫 挂上

姓土的蜂群燃烧的双翼

 

只有那声鸟啼可以姓天穹或者遗忘

鸟翅拂动三月 营上的黄昏触及灵肉

只有三月辽远的怀想 姓蔚蓝

抑或神祇般翻卷不息的翠绿——

 

据说三月也适当地姓过几次巉岩了

今年 就让它再姓一次

就让巉岩上的人 撩一撩三月的族谱

唱出 姓梦的油菜地大片金黄的追忆

 

 

枯河

 

水声去了哪里?油菜花畔的天色有些抖颤

枯竭的河 从我们坚硬的姓氏上

一遍遍 滚过……

 

枯竭的还有火势与丛山之影

鱼骨上的桨声 生锈——枯竭的

还有大河弯曲的爱 以及唯一的苦乐

 

桑麻呼啸 枯河黧黑

 

河岸依然曲折 我是随河岸远行的歌者么

当最后的水走失在苍茫中

我扛起河岸 扑向

枯河试图忆起的 全部承诺

 

 

洞穴人家

 

神烙在峭壁上 他打量过的季候

正经历 我们骨肉间最为险峻的战栗——

 

一百年 谁在洞穴深处搁好了风声与追缅?

从牛的脊背上望过去 经卷般的山峦

依旧那么遥远 依旧那么弯曲

 

——生涯比土粒上的草色更为炽烈 尖锐

春天之上 生涯留下彤红的泥渍

我在洞壁上錾刻的黎明 正被鸡声

逼出刀刃般灿烂的梦境……哦 幸福吧

岩穴中的人影 翻越牛的凝望

岩穴中的人影 像祖先递上的沧桑

在营上的沉吟与期盼间

反复起伏 旖旎

 

我用骨骼将洞穴的疼痛筑成四面闪光之墙

筑成生存最初的悸动——神在询问

谁在奇异的雨意上 找寻

我们共同坚守的苦乐与际遇?

 

洞穴让人忆及三月碧绿的骄傲

我在洞穴之外 双手攥紧的天色猝然闪现

一百年 南风回到一代代人的赤诚中

那些苔藓遍布的诺言

又一次 盖上 我们承传年年的奇迹

 

 

石头记

 

营上 正午 当我拾起一块鸟状的石头

山峦就跃上云侧 嚎了一声——

 

山峦说:你干什么呢?那石头

是我苦乐的一部分 你把它放下

别让我的苦难成为

千百种人反复遗忘的赤忱!

 

但我不能轻易将手中的石块扔掉

我不能扔掉 这燃烧的山色

不能扔掉 这我和祖先同样坚韧的背影

 

——石头有石头独自的炎凉

有棱有角的炎凉 可能深入骨髓

石头有石头的爱憎

刀刃般的爱憎 就这样 划过

所有春秋既定的种种风向

 

山峦腾跃 在我肩胛上沉默的

是不是那块飞翔的石头?

它有锐利之光 在落向往事之前

它闪耀 唤醒 一千茬花事铸就的遐想

 

石头入梦 我搁置完石头多年的争执

静立风中 那些石头

正带来 我们坚持不懈的企望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