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诗歌网 > 微《诗刊》 > > 正文

如果可以,用黑布蒙上我的双眼 | 阿翔

来源:诗刊社 时间:2015-06-03 12:41 作者:阿翔
断诗
——给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
 
直到他在我的阅读中起身,重复一首诗的命运。
每一处的回声残缺不全,实际上不能保证夜晚的职业。
就像腐苹果掩盖了蛛丝马迹,语句有野兽出没,在秩序中勉强绝处逢生。
他使我提前失明,在图书馆里不得不长期摸索。
对于独身有限和无限地保留着干净的类比。
甚至影响了我的耐心,诸多的支配偏离了目的,一个残酷的声音。
我更愿谈的,所浪费掉的时间足够他口述粗糙的个人史。
这个老自由主义者,没有悬念是不值一提。
城下的河,似乎还沉浸于他的母语和远足。
 
 
室内诗
 
表面的交流是源于我介入两只猫的轨迹生活
很多事物混淆了我的兴趣性,没能看到
现世中的秘密。绕了大半天,就轻易失掉行旅中有分寸的距离
然后不说话了,大概就是这样,隐含着往常的觉悟
这与室内的情景相去不会太远
低调于下午,或者傍晚,仅仅是
重叠的面积,由于它们胆小。它们不是镜子
映照不出睥睨天下的傲慢。多么疏离,仿佛博尔赫斯的
内观,拖垮了我的身子。眼前被什么东西
触动,封皮上三枝草梗已风干
这好比消息一次次稀松。最出色的音乐
夹杂着天亮前的一场雷雨,首次在公众面前
深吸一口气,赢来电影后期的澄明。这非同一般的管制
令我所知甚少。冲动时,反复修复素材上的地图
几经循环,定义了无穷的教育,就像我从来
不争辩。“好,是好的……”或许,还有
在阳台上久远的发呆,尤其是两只猫
彼此若即若离,似乎不分前后,很明显
熟谙的关系被耗尽,正适于用来痔疮和渐渐发福
并不说明有后劲。事实上,我使用过的鞋油
仍将有益于嗅觉的敏感,近在咫尺
 
 
古诗
 
阅读古诗就是起死回生。
他无所谓,索性坐在沙发上,对白夜视而不见。
它曾经是弥漫香气的草药,一下子回到郊外草莽,懂得欣赏近乎无几。
虚构地铁里的蚱蜢,这里,古诗多于星辰,人的命运各不相同。
破败的旅店,“在露骨风情之下,你就得忍受市侩的臭味相投。”
有时美是危险的;有时颜面要去掉积攒太多的天赋。
他一直这样以为,不受缚于遗嘱的限度,说出即孤独。
没有秘密的人是不靠谱,像假面舞会,差一点发出尖音。
现场的隐喻让他扭过脸去,从不单方面试着去理解。
别担心,古诗使他身后终究有踪迹。
为了平衡,他偷偷培养着慢性胃病。
 
 
明月诗
 
在异乡,那么远的路程超过以往,成片的树叶紧贴着光斑
散发出脱离世事的味道。邻家晃动的人影在一里之外
不可高声谈论,或者,对生活保留一定的忍耐
这符合你的身份,当然,也许不是,是陈旧的审美让人念及享受。
这样写,并非仅仅是天上的明月,具体到地上的河湾,浮云荡漾过去
事实是,你看到的裸露,一阵阵泛白,隔着铁和环境
然后被定义为转移注意力,不能在原地停留。
有限的教诲,我不确定是否领悟,在这个时辰,
 轨道震动声
使我反复寻找节奏,难以释怀。因此
你获得光亮的重量,是带有泥沙性质,又仿佛幻象
我知道,用一首诗表现新的美学,才能确定距离的意义
我会懂得很多。多好啊,虚无如同挽留,那是另一个
主题,并不产生歧义。这一切,对于你,在荒芜的林中
身躯怀着饱满,同时隐藏着辽阔的秘密。
 
 
新现实诗
 
虚构的写作……追赶着在暗中后退的钢筋
现实的新与旧有什么区别?无非是经过自我放逐,拥有过这瞬间的璀璨
使我看清了下面,有沼泽,有反真实,也有着绳索的秘密
少许的梦与争辩,敞开空缺的大道
我不去回忆它从何时开始,如果可能,我想远离放映厅
这并不意味着迟复的致歉,怠慢身体的转向
慈悲的肺腑,包裹不下一个生活无力症患者
我都无所谓了,更不在乎天气的变化,对现实的新比喻不惊讶
无休止的怀疑却是不能言说的,但一个走神的下午
是有期限的,荷尔蒙最无辜的失效,犹如命运
的部分凝固。从那时开始,我的正视并非无礼
理解了美学的用途,不一样的场景
也决定了不一样的危险和恩赐,因此我取消了赤裸裸的荣耀
其余皆是:在脊骨上用晦涩的诗不必抒情
沉默中的嗓音不必扰乱内心
 
 
颂诗
 
出于草稿的草率,需要耐着性子,用反讽喻之
再加上正午的热浪,不需分行,可以足够湮没地界和花事的旧名称
“改变形式才是救赎。”在更暗处,旁观者清,导致模糊不清
这有什么关系?我看不见过去,低飞的星体缀满铁栏
我的写作被另一些嗜好者窥视,譬如颂诗,通过正话反说而变形
还要躲过无数次暗箭,似乎变得空无一物。黄昏不必是轻音
只适应我不停练习假声,放大意义的猜测
或许,是顽固不化的修辞,不顾左右而言他,新的谎言
忙于华美。因此我中止了向南的旅行,无谓省略
慈善事业硬生生地一蹶不振,一切不可解释,只是比喻,歪曲了
降雨量。那自然,应有尽有的队列向后转身,沉默仿佛乌鸦
一点不呱呱,藤蔓以另外的呼吸延伸试探,随时会缩回去
方向偏离更是无聊。如果可以,用黑布蒙上我的双眼
站在高处不用担心恐高症。瞧瞧,这就是我个人的现实主义
并不足以形成经典祖国,漫无边际的建筑,人有许多影子
估计拥挤不堪。“灾难即赞美,需要剪辑成全圆满。”而事实是
我一无所获,不说虚无的片面,有私奔的必要
对于无公害的写作,背后还隐瞒我内心的无情嘲弄
 
 
言诗
——赠吾兄冷眼
 
需要多少说辞才能在庙宇静坐。
风吹拂“你的脂肪”,背景依然体型健硕,四月是铁幕,在镜子的另一面开始。
看样子好多东西暴露在天上,站起来甩落煤渣,最显眼的是窥伺。
诡异的石梯延伸,仅仅是与时间周旋,黑茫茫的一片。
甚至扛不住牢房之硬,越来越近的拖拉机轰鸣声,世界显得不真实。
展示出烧焦的氛围,天气预报过于低调。
“永不醒来?永不?!”这变态的怀疑,使你理解了胎记的媚俗。
比如,死者从来不泼脏水,通过一首诗化身另一干净的死者。
很多时候,绝不愿意修正生活的行为,无视于任何警示的标志。
身处囚徒和绅士之间谈论诗歌,如此的滔滔不绝。
犹如你在空旷的新疆不禁冷笑连连。

(责任编辑:赵文君)
------分隔线----------------------------
------分隔线----------------------------

点击排行

【诗坛资讯】第一届“人民文学诗歌奖”揭晓

推荐阅读

精彩博文

在榆林网